片刻逃离

片刻逃离

而绝对的清静,也让我烦躁。

2022.01.12 阅读 12 字数 2080 评论 0 喜欢 0
片刻逃离  –   D2T

一日,我在街头瞥见一家房屋中介,这一瞥,灵光乍现,我冲了进去。

当然,不是买房。

再失去理智,我也知道,买房需要全家人(的资金)做决定;我的灵光是租房。

是啊,租房。

能有什么事,比在单位附近,家之外,有间自己的小房子,更惬意呢?

我推开玻璃门时,坐在前台和房屋经纪诉说我的要求时,盯着她在电脑上搜索关键词,浏览房源时,脑海中已绘制好美丽蓝图:这间小房子,我要用来独居——我从未独居过,在家和父母,住校和同学,结婚和老公……现在,家里常住人口是五。我要绝对的安静,要铺我喜欢的床单,摆我喜欢的台灯,听我喜欢的音乐,只做我喜欢的食物。

“请问,您什么时候租?”房屋经纪问,她二十出头,脸上有痘。

“越快越好,不,慢点也行。”

“什么?”她用唐山口音表达迷茫,“那到底是快还是慢?”

“我就午休,”我将手往玻璃门外一挥,“我就在那栋楼上班,需要一个地方午休。”

“太奢侈了。”她面带惊讶,埋头继续搜索。

很快,经纪把目标锁定在两三处,再逐一与房主联系,我还在盘算床单什么颜色,窗帘什么图案,她已推出电动车,招呼我坐上去。

耳边生风,我抱紧经纪的腰,她黄色的卷发在我脸上鞭挞。

“坐班那几天,午休,不坐班那几天,睡觉、写稿、招待朋友。”

“离家出走也有个好去处了。”

“等时机成熟,再向家人透露,请他们来做客,但绝不留宿,绝不!”

我握紧拳头,以上是我的心理活动。

经纪双脚一支,“下来吧。”

我们走进一栋大楼,楼道幽深。

趟过黑暗楼道的一半,碰倒几个罐头堆,经纪把钥匙插进门。

眼前的房间,没有窗户,不通风;满地巧克力盒、坏插座、裸体画报。一切都让我想起贝克汉姆和辣妹拍过的那组野店写真,也让我想起大约十年前,刚毕业时找房的情景。

我摇摇头就走。

“怎么?”经纪跟在我身后,“你反正只要午休。”

我没法和她解释清楚,我想要的是一处文艺的所在,干净的所在,理想的所在,而这里只让我重温北漂的开头。

下一处。

有前面的做对比,这窗明几净的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简直为我定制,我当场拍板,“就它了!”

接下来,水、电、有线的电视、无线的网络,卡、证、经办人联络方式一一交到我手里,当锁匠完成换锁任务,房子正式属于我了。

门一关,我躺在大床上,惬意了一分钟。就一分钟,我又翻身起来,掏出手机上网,开始我庞大的购物计划。

简言之,我要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桌子、桌布。

花瓶、音箱。

各种灯、床上用品、锅碗瓢盆。

……

之后的几天,我不停地收快递、拆包裹,一小时下楼无数次——扔垃圾。

我还把办公室里的书运过来,塞满书架,又去超市拎回瓜果蛋糕,填满冰箱,衣橱里挂上新买的家居服,我甚至添置了一面落地镜子。

“以后买什么,买多少,再没人指手划脚了!”我对着镜子得意地笑。

除了得意,对这间房子,我付出十二分用心。

最集中表现,我不能忍受它每个角落的污垢。我趴在地上用铁丝球擦,我踩着凳子对着瓷砖抹,我还清洗了洗衣机,刷了马桶。而这些,在我有老有小有保姆的家里分工明确,家务,我疏于练习已多年。

我的午休时间全砸在这房子里了。

下水道堵了,我要找物业;路由器坏了,我要通知网络公司;电需要亲自买,煤气打不着火,还不知道找谁修……

一个星期后,我发现工作、家之外,以我的精力想再支起一个“外室”,真真是没法过了。

别笑话,我开始想家了。

虽然,我每天从家出发,回到家。

我还想帮我处理问题的家人,虽然,我一直想躲开他们,寻个清静,但常年分工明确,生活中,我只会我负责的环节,其他,根本无从应对,我开始疯狂思念天天见面的他们了。

而绝对的清静,也让我烦躁。

当我把淡蓝色细纹桌布铺好,花瓶里插上花,用纯白瓷碗盛了一碗银耳莲子羹,旁边放一本文艺小说,并播放温柔乐曲,一切都像我最初想象的完美,我发现不停劳动、布置的我已经累了,没心情品茗这份清静。

而刹那间,我又想起了张爱玲,我一激灵:我还没让我的家人知道我有这么个秘密所在,那么,我死我生,都没有人知道;张爱玲的晚年独居生活,怕不就是如此吧,够文艺,也够孤独。

我有点害怕了。

最后一件网购的商品到货。

那是一个长有两米的靠枕,枕套由灰色和红色的布拼接,绘有星星图案我把它放在床头处,与同色系的床单、被套一起,接受春日阳光的凝视。

我再退后几步,站在门口,端详整间卧室的全貌,真是个理想的房间啊,但游戏也真该结束了。

之前,我只能用一扇门隔开一地鸡毛的世界。

我一心追求从未有过的、一个人的生活,一手炮制这清静处;但现在离开孩子咚咚咚的脚步、客厅的叽叽喳喳、厨房的煎炒烹炸,我又不踏实了,这不踏实包括,桌上的那碗银耳莲子羹,因没人分享,也变得寡淡无味,到现在,我还一口没动呢。

我假托有变故,找房东,结束了合约。

能搬走的,搬走;搬不走的,留在那房子里,抵作违约金。

做完这一切,我回家的脚步特别轻快。

晚上哄完孩子睡觉,我走进书房,拧开小灯,看书、写稿,心分外的静。

因为我发现,人一旦适应了群居就很难独居,如人生进入新阶段,就很难退回过去的阶段,而通过离群索居达到的静,远不如在踏实的闹中得到的小憩般的静。

第二天,我处理完杂务,如常去咖啡馆坐了会儿,到点儿,我就离开。这是最无负担的、文艺的所在,干净的所在,是我能接受的对琐碎生活的片刻逃离。

林特特
Jan 12, 2022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坏脾气妞进化记

    我脾气不好。 我妈脾气就不好,她还总回忆她小时候,我姥爷常说的话,“这几个孩子,老大最有脾气,我最喜欢”。 我想,他们都误会了,以为“脾气”和个性是...

    林特特
  • 谁在安排你的生活

    星期天,你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打算看会儿书,听点儿音乐。 你拿出新买的碟,正在拆包装,手机铃声响,你看着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根本不想接,可铃声不依不饶,你叹口气,接了。 明明厌烦,...

    林特特
  • 身体里的家

    购物时,我一向犹豫。 只一次,为书房配置家具;在宜家,我手挥目送,无论桌、椅、书架还是沙发,我均扫一眼便确定哪款我要买下。 木制的全部枫木色;沙发套要暖色系,有花朵图...

    林特特

D2T © Copyright 2016-2022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