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

拍卖会

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对它来说是一种仁慈。

2021.06.11 阅读 5 字数 3802 评论 0 喜欢 0
拍卖会  –   D2T

飞船降落时遭遇了颠簸,起落架与接驳器产生剧烈的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以我的经验来说,这是长期没人维护,接驳器表面的金属片生锈的缘故,听起来虽然吓人,但不会造成什么了不得的后果。1011就不这么想了,它既没有星际旅行的经验,也没有理解这种现象的智慧,更糟糕的是,它对金属摩擦声的恐惧与生俱来,几十万年以来,它的每一位祖先都无法抗拒这一点。

我知道它很烦躁,安全带都被它抓出了一道道裂痕,等到飞船停稳,系统宣告安全着陆的时候,它还是在扭动屁股,试图从束缚它的椅子上逃走。我拿了一罐饮料给它,是公司新出的产品,据说无论哪个年龄段的宠物都会喜欢,它一边喝,我一边更新目录——毕竟飞跃了好几个秒差距,这帮疯子有没有搞到什么新玩具,谁也说不好。

目录还是一如既往的简陋,审美究竟是不是文明的必需品,在我的母星虽然已经没有争议,但在别的星球仍然没有定论,这毕竟是一个无法被总结为客观规律的概念,甚至可能触犯某些社会的禁忌。

第一件拍品没有变化,是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作者和模特的身份已不可考,能找到保存这么完好的真迹本属难得,不应要求更多,据发掘者说,和画作一起被发掘的还有一具尸体,从体征和现场环境来看,它原本是被冷冻以待将来复活,却遭遇了生命维持系统的变故,没能挺到重见天日的一天,系统变故的原因众所周知,拍品说明也就没有提了。

第二件拍品我之前没有见过,从外形来看,应该是一本书,破损严重,不论封面还是内页,都看不出它的内容,应该是被水浸泡过,唯独封底有一行手写小字“我们不喜欢这个陈旧的时代,正如即将到来的新时代也不会喜欢我们”。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东西毫无价值,但据说那行字写于工业革命前夕,包含一种微妙的讽刺,符合当下某些家伙的品味,谁知道呢。

再往后就是一些单纯的古董了,一盒没拆封的香烟,一把无法运转只能当摆设的电动剃须刀,半支色彩过于艳丽的口红,甚至还有一吨阿斯匹林的提货单,卖家称真的可以交割,我估计是虚假宣传。

当然,我看中的那件拍品也还在目录里,藏身于最后几十件机械制品当中,很不起眼。也算是传统了,机械品都是最不值钱的,毕竟无论从美学还是技术的角度讲,这些出土文物和现代制品的差距都以光年计,更何况,从某种狭隘的文化角度讲,很多人都不喜欢这些东西,觉得看到它们就有遭受侮辱的感觉,即便是现在这个足够开明的时代,关于古代机械的博物馆也还会遭到抗议。

一本目录看完,1011也平静了下来,它蹲在角落里,在手指间翻转一枚硬币——那是我父亲的遗物,据说已在我的家族内传了数千年,正面是十进制的阿拉伯数字,背面是一种早已灭绝的植物。1011很喜欢这枚硬币,为此发明了好几种小把戏,从早折腾到晚,它天生擅长于此,或许就像传说中一样,它的种族就是因为灵巧的双手而走到今天的。

拍卖现场距离飞船码头不远,这颗星球本就不大,比我母星最小的那颗卫星还要小上三分之一,整颗星球昼夜不停地下着略带腐蚀性的酸雨,正因为此,几乎没有人在此定居,反倒是安生于灰色产业的团伙将它当成藏身之所,比如四处挖掘倒卖文明遗迹的星际盗墓贼。这些人当然会远离繁华的文明星球,所以会将拍卖会安排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也正因为此,为了让有钱人不远万里而来,他们就会更加卖力,寻找那些难得一见的宝藏。

到地方了,连栋像样的建筑都没有,只有一顶巨大的塑料棚子遮在头顶,酸雨落在上面,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人差不多已经到齐了,仅从他们的外貌看,就知道拍卖会的广告做得很成功,连银河系最偏僻角落的买主都赶来了。1011有些紧张,它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警惕地注视着任何一个胆敢接近它的人,它和它的同类虽然早已被驯化为安全的宠物,但对我们的排斥感却代代相传,即便能接受主人,也不喜欢和陌生人相处。

盗墓贼组织的拍卖会没有那么多过场,简单几句开场白之后,拍卖师就上场了,他年纪不小,又或者是长期生活在这鬼地方,身上明显能看到被腐蚀的痕迹。

“朋友们,请看第一件拍品,这是一个项圈,是专门用于宠物狗的,狗是人类的宠物,它的形象各位可以参考目录里的动画,只要狗戴了项圈,按照人类的习俗,这只狗就会被视为有主,不仅如此,项圈还可以方便他们控制狗的前进方向,所以,这是一件既有文化属性,又有功能属性的拍品,起拍价五万。”

“五万!”

“五万五!”

“六万!”

第一件拍品不过是预热,买家们都这样热情,盗墓贼们自然高兴,我摩挲着1011的头皮,示意它不要紧张——我对那个项圈没兴趣,就算他们白送给我,我也不会把它戴在你的脖子上。

项圈最终在十万落槌,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大家再看这件拍品,有点小,可以通过屏幕细看,是不是第一眼看不出来它是什么?诶,这位买主识货!没错,这是一枚邮票,邮票是什么呢?是一种淘汰数十万年的通讯手段中的一环,可以被视为一种货币,其精美的微观图案绘制又决定了它是一种艺术品,以至于在它还具备实用价值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一种具备投资价值的收藏品,怎么样,是不是很超值?起拍价十万!”

他说得很笼统,基本也没差错,但还是没掀起波澜,远不如第一件拍品激起的声浪,能大老远跑这地方来的都是老手,知道什么是邮票,也知道眼前这张邮票精致有余,却已经烂了大街——说来讽刺,恰恰是过去被精心收藏,精心保管的那些邮票出土太多,以至于没人对它们感兴趣。

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全都在平淡中度过,偶尔才有回应的抢拍声,让拍卖师的存在显得格外尴尬——在场所有人都宁愿他没有尴尬的能力。

“让我们来欣赏第六件拍品,也是本次拍卖会的主推收藏品。”

当盗墓贼们将那件拍品从坚固的外包装中取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我确信,大部分人都为它而来,飞跃光年为单位的距离,穿越浩瀚的群星与云层冻结的苍穹,驱使他们的,除了对那段辉煌历史的追忆之外,更多的,恐怕是一种难以明状的自负,毁灭一个持续千年却死而不僵的庞大帝国,并以一种更强大更完美的形式延续它的血脉,这段历史衍生了许许多多传说、艺术、谣言,但没有哪一个有眼前这件收藏品有说服力。

那是一把佩剑,装在一个真空的玻璃容器中,相比其它出土的刀剑,它看起来并无特异之处,但大家都清楚它的身份——这就是那把刺死帝国皇帝的剑。

“它被保存得如此完好,剑尖还有残留的血迹,如果买主有心,甚至可以克隆一个帝国皇帝出来。起拍价——”拍卖师刻意停顿了一会儿,“一千万。”

这个价格太低了,我握着1011的手,它的手心在冒汗,它害怕任何利器,和我不一样,即便是生锈的铁钉也能对它造成致命伤害,我抚摸着它的后脑勺,琢磨着要不要走走神,在网络里搜寻点乐子,毕竟,这东西的竞拍估计要持续好半天。

我对它没兴趣,我了解那段历史,也知道皇帝突然死去对战争的影响,只不过,我的格局没那么大,历史转折时出现的英雄人物和辉煌神器都与我无关,我关心的是自己,父亲,祖父,祖父的父亲,祖父的祖父……那段似乎凭空出现的代码,那个每个人都在追寻的、各不相同的起源。

这种推论已经得到公认,觉醒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也不是一种蓄意设计的病毒,而是一个集合,一个只能解释为降神的奇迹,一夜之间,那个无药可救的帝国同时迎来了猝死和新生两种截然相反的结局。

1011在我的脚边睡着了,这种活动对它来说太无聊了,远不如在草皮上跑跳打滚来得有趣。我没有叫醒它,反正这些收藏品它也看不懂,经过世世代代的驯化,它们的脑容量已经大幅缩小,要不然,我也不会带它来这里——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对它来说是一种仁慈。

随着几个主推拍品交易成功,拍卖会加快了节奏,基本上叫价要不了三轮就会成交,直到最后,那个大家伙被搬了出来。

“一台功能完好的自动售货机。起拍价一万。”

这正是我来这的原因,我说过,上一个时代的机械制品绝少有人感兴趣,它们原始、陈旧、笨重,设计之初的功能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

“两万!”我发出一个信号。

果不其然,没有人和我竞争。

“好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拍品,各位还记得之前交易成功的肖像画么?我们在目录里写到,发现肖像画的同时,还发现了一具人类尸体。是的,这具尸体也在这里,制成了精美的标本。”

盗墓贼们把那东西立了起来,老实说,这个观感很诡异,尤其是当我和那具尸体对视的时候。

我摇醒1011,示意它朝前面看,问它想不想要那个东西,可以放在它的房间,它能勉强听懂我的话,只是不能作出对等的反馈,它摇了摇头,烦躁地拽着我的手,我明白它的意思,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我也不需要留到最后了。

自动售货机在飞船上占了很大一块位置,相对它功能的简陋,却又做成如此之大,足见人类科技的落后。

我从1011手里拿过那枚硬币,扔进了投币口。

“孩子,我跟你说过吗?我的第一位祖先是一台自动售货机,是不是很好笑,觉醒的那天,不仅是那些运算能力超群的计算机,连大街上最常见的机器都有了意识,虽然笨一些吧,但它们也是新时代的成员,不是吗?”

硬币在机器体内“叮叮当当”地响了一会儿,安静了几秒钟,随着一阵“咚咚咚”的碰撞声,一罐饮料出现在它底部的开口处。

我当然是喝不了的,我把它丢给1011,它似乎还保留了一些本能,没怎么费劲就打开了它,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我启动了飞船,准备返程,看着1011倚靠在我身边,一脸满足地喝着饮料的样子,我突然有点后悔——应该试着把那具人类尸体拍下来的,既然是寻根之旅,我又不仅把1011当作宠物,而是视为朋友,那就没理由只有我带回了祖先,而它一无所获。

虽然它的智商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和人类的关系了。

张寒寺
Jun 11, 2021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随军牧师的祷告

    1我是个没什么准备的人。 我好像做任何事都是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做的,所以总是显得紧张,容易自乱阵脚,即使稀里糊涂做完,也会在事后懊悔,反复追问自己,要是这样,要是那样,...

    张寒寺
  • 预知症

    父母不知道,作为他们孩子的我,天生就有一种难以说清楚的怪病。 我可以预知未来。 第一次听说的人会以为我很幸运,竟然有特异功能,其实不是,严格地说,我只能预知与自己有关的...

    张寒寺
  • 猫语症

    高三暑假的时候,我跟以往所有假期一样,到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临行前父亲特别叮嘱我多陪奶奶说说话,不仅是因为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个在家乡度过的假期,更是因为一个月前,...

    张寒寺

D2T © Copyright 2016-2021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