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来客

深夜来客

​​​​​​​张志刚只是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但他并没有把毒鼠强放在碗里。

2020.09.20 阅读 23 字数 4427 评论 0 喜欢 0
深夜来客  –   D2T

1
应该下一场大雪,才有冬天的模样,云贵高原的冬天总是阴冷潮湿,终日不见太阳。天空像一个吝啬的女人,不肯孕育一片雪花。

小镇的夜深了,几家店铺早早关了门,街道上几乎没有了路人,几盏路灯孤零零地伫立在寒夜,张志刚十五分钟前往炉子里添了一铲煤,屋子里暖和,灯光是暖色的,电视里的画面也是暖色的。

炉子火旁,坐在张志刚对面的男人正在吃一碗面,狼吞虎咽。

男人把汤喝了个干净,放下碗。

“够不?”张志刚问。
“够了。”男人答。

张志刚把碗收进厨房,又回到炉子边。

“我给你泡杯茶。”张志刚说。
“好!”男人回。

张志刚从茶叶罐里抓了一小把茶叶,放在一个陶瓷杯里,倒进热水,放在男人面前。

两个人坐在炉子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

2
半个小时后,敲门声响起。
男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他从外套荷包里摸出枪,警惕地站起身来。
张志刚的眼神里也闪过一丝慌乱。

“哪个?”张志刚问。
“开门!”门外响起妻子的声音。
“我婆娘。”张志刚小声说。

张志刚起身开门,男人把枪收回荷包,手也放在包里。
穿着厚厚睡衣的妻子进门,看到了坐在家里的陌生男人。
她先是愣了一下,又看向张志刚。

“哦,这是我,以前的战友,许勇。”张志刚赶忙介绍说。
男人点了点头,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
“他从外面回来,今晚上在我们家住。”张志刚说。
“哦,要得要得!”女人赶忙回应。
“来来来,吃宵夜!”女人将带来的宵夜放在炉子上。

塑料袋里是个一次性饭盒,盒子摊开,里面是炒螺蛳(贵州特色小吃),袋子里还有几双一次性手套,数根牙签。
“你不管,我吃了的。”男人推让。
女人走进卫生间,关门。她从没听丈夫说起这个叫“许勇”的战友。

屋子里很安静,张志刚和这个男人都清楚地听到了女人在厕所小解、冲水的声音。
女人从卫生间出来,指着炉子上的螺蛳,再次邀请这个男人吃。

“我刚吃过,不用客气。”男人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女人说。

女人坐下,戴上塑料手套,拿起一个螺蛳,剥开螺蛳盖,用牙签插进壳里,把那一丁点儿肉麻利地掏出送进嘴里。
这种氛围怪怪的,女人一进门就感觉到了。这个所谓的战友,总感觉和张志刚很陌生。

她又吃了几个,一直想听丈夫他们说说话,叙叙旧,进一步了解这个战友是怎样一个人,以及他和丈夫的关系,但丈夫没怎么说话,这个战友也没怎么说话。

气氛有些紧张和尴尬,她打了个招呼,又走进了洗手间开始洗漱。她决定洗漱完就去睡觉了。
外面越来越冷,不知道会不会下雪。

3
大约在一个小时前,这个男人敲响了张志刚家的门。张志刚当时正在看电视。

敲门声很轻,没人说话,张志刚走过去打开门,愣了一下,那个男人进门,随手将门关上。

这个男人留着杂乱的胡子,头发上沾着细细的雨珠,满脸风尘,眼神里透露着一股不安的杀气。

男人又冷又饿,张志刚在煮面条的时候,发现厨房里有一包毒鼠强,这是他半年前买的,毒死过一只老鼠后,其他的老鼠再也没上钩。

张志刚把一大碗面条端给这个男人。

张志刚只是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但他并没有把毒鼠强放在碗里。

4
张志刚又往炉子里添了一铲煤,提着水壶往男人面前的茶杯续上水,男人坐在凳子上闭着眼,好像在打盹。
不一会儿,窗外,寂寥的街上,听到一辆车驶来,男人睁开眼,起身朝窗边走去,他把窗帘拉开一个缝,朝外张望,又迅速拉上窗帘,拔出手枪,神色慌张。
窗外,一辆车停在离张志刚家200米远的地方,两个男人下车,朝他家走来。
此时,女人从厕所里出来,看到男人手里拿着枪,大吃一惊,塑料的洗脚盆掉在地上,她紧张地看着张志刚。
张志刚看了一眼这个持枪的男人,这个男人也看了一下他,两个人的意见像是达成了一致。男人快步走过去,一只手捂住女人的嘴巴,一只手用枪抵住女人的头。女人叫不出声来,张志刚举起手,惶恐地说:
“我求你了,不要伤害她。”
“老实点,要不然你们两个都得死。”男人压着声音吼道。
“好好好,我们听你的。”张志刚带着央求的语气。
“你不要怕,不要说话,没事的。”张志刚对妻子说。
男人把张志刚的妻子劫持进了房间。他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只要发出一点声音,我马上开枪打死你,你听到没有?
女人全身发抖,赶紧点头。
张志刚迅速把妻子掉在地上的脚盆收拾好,关掉厕所的灯。
紧接着敲门声响起,张志刚调整好自己的呼吸,问:
“哪个?”
“老乡,麻烦你开下门。”
“有什么事?”
“先开门。”这个声音有些强势。
张志刚开了门,两个人站在门外,警惕地朝屋里望。
“有陌生人来没有?”年轻人问张志刚。
“没得。你们是?”张志刚有些紧张地说。
年轻警察晃了晃警官证,两个警察进门。
“你一个人在家啊?”中年警察问张志刚。
“嗯,一个人。”张志刚说。
“哟,还搞点宵夜哈。”
“嗯。”张志刚笑了笑。
“里面,有人没?”年轻警察走到房间门口,转过头问张志刚。
“哦,里面没得人,乱七八糟的,婆娘一天只晓得打麻将,现在都还没回来。呵呵!”张志刚回。
中年警察的眼睛始终在客厅里游荡,他的目光停留在炉子上。
房间里,男人一只手捂住女人的嘴巴,一只手紧紧握住手枪,对着门,他想,只要警察一进来,他立马开枪,他因为紧张而颤抖,女人也在颤抖。
“杨队,进去看看不?”
年轻警察握住锁,准备推开门。
“不了,没什么事。”中年警察说。
门没有推开。
“没事了,遇到陌生人及时通知我们,晚了,我们也要休息了。”
“好的好的。”张志刚点头。
“打扰了,走吧!”中年警察说。
房间里持枪的男人听到关门的声音,以及汽车发动开远的声音,他缓了一口气,出门,看到张志刚满头大汗的样子。
女人瑟瑟发抖,瘫软在床边。
男人走到窗边,看到汽车开远。
他走回来对张志刚的妻子说:
“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他什么战友,我是个杀人犯,你老实点,要不然我就杀死你们。”
张志刚坐在凳子上没有说话。
女人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你记住,不得向任何人提起今晚上发生的事,反正我是死路一条,也不介意多杀两个人!”
男人背对厨房,朝房间里的女人说话,此时从厨房里走出一个人,是刚才那个中年警察。
他拿着枪,像一只准备捕猎的狮子,朝房间门边的男人悄悄移过来。
是的,他根本没有离开张志刚家,刚才的关门是给房间里的人制造一个离开的假象,在门边,他朝年轻警察使了个眼色,悄声对他说,你先走,把车开远。年轻警察点头,离开。他则悄悄躲到了厨房里,虽然张志刚表现很平静,但是,他断定房间里有他要找的人。

之前,在一个宵夜摊前,停着一辆车,车里坐着这两个警察,中年警察注意到一个穿睡衣的女人在买螺蛳,这个女人就是张志刚的妻子,当然,他不认识她,而在张志刚家中,炉子上正好放着一盒炒螺蛳。而张志刚却告诉他老婆在外面打麻将,只有他一个人在家。

炉子上放着茶水,一般来说,一个人很少会在家里泡茶喝,除非是家里来了客人。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断定张志刚撒谎,还有一个更有力的证据,那就是烟灰缸里有两种不同牌子的烟头,这些都逃不过中年警察的眼睛,所以,他断定张志刚撒谎,屋里肯定有人。

张志刚撒谎的原因也能理解,自己的妻子被劫持,向警察告密,如果解救不成功,肯定会伤及性命。所以,张志刚选择赌这一把,他应该是个城府很深,心理素质很好的人。

警察从张志刚面前轻轻走过,加速,起身一跃,将房间门口的男人扑倒在地,男人被撞懵了,条件反射地反抗,警察一只手死死锁住男人脖子,一只手掏出枪抵在男人头上,厉声呵斥:
“不要动!老实点!”
“去报案!”警察对张志刚的妻子说。

女人赶紧起身,开门,朝外跑去。
地上的男人不敢动了,但他的一只手悄悄朝外套荷包摸去,就在他快摸到荷包时,警察赶紧用一只脚控制住他的手,摸出他包里的枪,丢到一边。

“你想死是不是?老子一枪打死你!”警察用枪托狠狠敲了敲男人的头。男人发出几声惨叫,不敢挣扎。
警察将自己的枪别在腰上,拿出一副手铐,准备给他上铐,男人又开始挣扎。
警察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年轻了,气喘吁吁,豆大的汗不断往下淌。还好,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这个男人就快被制服了。
张志刚的妻子跌跌撞撞地跑在街上,大喊救命。

此时,屋子里传来两声沉闷的枪响。

5
年轻警察的车迅速启动。女人也赶紧调头朝家跑去。
车还没停稳,警察一脸慌张,拿着枪冲进来,大声喊道:
“蹲下!蹲下!”

屋子里警察和地上的男人都中枪身亡,张志刚蹲在地上,用手抱住头,全身颤抖。
此时,天空酝酿成熟,大雪从天而降,纷纷扬扬。
“志刚!”女人看到张志刚还活着,跑过去紧紧地抱住他,哭得稀里哗啦。
……

在提审室里,两个警察在对张志刚做笔录。
张志刚说,我看到警察把他摁倒在地,那个人开始挣扎,我当时怕枪走火,蹲在地上不敢动,我看到警察用枪敲了他几下,他就不敢动了,后来,警察准备用手铐铐他,他又开始挣扎……最后,我听到两声枪响,好像是相互开了枪,两个人就不动了……

张志刚从派出所出来,小镇恰逢赶场天,街上车水马龙,阳光格外明媚,他走在大街上,目无表情。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案子结了,中年警察在抓捕逃犯时,不幸中弹,因公殉职。
年轻警察开着车行驶在回去的路上,他想起,杨队曾坐在他的身旁,他们抽烟,打盹,说话:
“师父,下个月我要去芳芳家定亲,我感觉好紧张。”
“她家要多少彩礼钱嘛?”
“她家里人倒是开明,晓得我们警察不容易,万把块钱是个意思。”
“哈哈,好人家!”
“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去,好不?”
“要得,等这个事办完我和你一起。”
……

他觉得像一个梦一样不真实,如果当时他也在场,如果当时自己早点赶回来,杨队就不会牺牲了吧?想着想着,他失声痛哭,泪水模糊了前方的路。

事实上,那支枪被中年警察扔到张志刚的面前,在妻子走后,张志刚偷偷戴上炒螺蛳附送的一次性手套,右手果断捡起枪,快步走到两人面前,他左手迅速拔出警察腰上的枪,警察还没反应过来,他右手扣动扳机,朝警察的胸口开了枪,紧接着,左手扣动扳机,用警察的枪,朝地上男人的脑门儿开了火。

两秒钟的时间,他杀死了两个人。

两支枪各自放回两个人的手中,物归原主,他又将地上死去的男人翻过来,面朝上,他要得到的结果是:中年警察在制服逃犯时,逃犯反抗,朝他胸口开了枪,警察迅速回击,朝逃犯脑门儿开了枪。两个人开枪的动机,射击的距离,时间的先后,一切合情合理,经得起推敲。

当然,没有谁知道张志刚做了这件事。

6
几个小时前,警察没有进门,张志刚的妻子也没有来。
在炉子旁,坐着张志刚和这个男人,张志刚抓出一把茶叶放在陶瓷杯里,提着水壶往里面注水。

茶叶在杯子里舒展,这个男人开口说:
“我背了十斤货,在贵黄高速口上被发现了,杀了个警察,现在公安到处找我。”
“嗯。”张志刚应了一句,他抽着烟,烟雾弥漫,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的那批货也在里面,我是死路一条了,你看我多久拿给你?”
“先不急。”张志刚掏出一支烟递过去,为他点燃,自己又点了一支。
两个人抽着烟,时间漫长而空洞。
……

“这回我完了。”男人说完,忍不住抽泣。
“没事,兄弟。”张志刚安慰道。
“张哥,我,现在该咋办?”男人焦虑不安。
“不要怕,总会有办法的。”张志刚说完,把烟头杵灭在烟灰缸里。

丫头的徐先生
Sep 20, 2020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久违的事

    2006年高考前,在陈二娃的出租屋里,我对他说,我要卖答案,你帮我问问。 他像不认识我一样看着我,许久才说,你疯了?他似乎在等我给他一个理由,然而我什么都不想说。 录音机里...

    丫头的徐先生
  • 寻找刘文娟

    1. 马三的来电把刚子从梦里吵醒。 “马哥,你去哪里咯?电话又打不通。”刚子从床上弹起来,瞌睡一下子就醒了。 “我在外面谈个生意,我给你个卡号,你先给我打两万块钱。” “你...

    丫头的徐先生
  • 小杨月楼义结李金鏊

    民国二十八年,龙王爷闯进天津卫,大小楼房全赛站在水里。三层楼房水过腿,两层楼房水齐腰,小平房便都落得“没顶之灾”了。街上行船,窗户当门,买卖停业,车辆不通,小杨月楼和他...

    冯骥才

D2T © Copyright 2016-2020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