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爱人

久违的爱人

透明的眼泪,从那仿真的眼睛里流出来,或许它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用手捧着掉落的泪珠,发着呆扫描着。突然间,它们两两相拥,像久违的情人。

2022.05.14 阅读 12 字数 6000 评论 0 喜欢 0

“安妮,你今天要和甲先生相亲的。”

才洗漱完还没来得及坐到餐桌前,就听见未来在一旁,温柔地提醒我今天的行程。

“知道啦。”我一把抢过早餐机器人手里的面包,撕成一条条往嘴里塞。

“据我的数据分析,甲先生是最适合你的伴侣了,” 未来看了早餐机器人一眼,吩咐它去拿牛奶,再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安妮,你应该让早餐机器人喂你吃饭的。”

不过是自己动手吃了一个面包而已,未来就这么大惊小怪了,上次出门,就因为自己步行了一段路,也被念叨了半天。

“好啦好啦,我吃饱了,我去相亲了。”

“地点在A1号商场。”

又是A1号商场?

未来是我的机器人管家,从我记事起,就在我身边,管理着家里的大大小小一切事情。

有时候,我会问它,那么多人,我们选择了彼此,是不是缘分呢。但它每次都是露出一副不理解的表情,一个劲地扫描分析着我说的意思。

或者,它终究是机器人,没法理解人类想亲近的那种情感吧。

走到门口,在鞋柜机器人为我穿好鞋子的同时,移动机器人已经按照未来的指令,制定好了路线了。我只要以自己舒服的姿势,靠在座位上睡一觉,或者发发呆,等它提醒我到达目的地就好了。

就在我昏昏迷迷要睡着的时候,移动机器人猛地一晃动,停了下来,像是撞到了什么。

电脑计算的轨道,应该不会存在任何差错的。

我诧异地打开窗户,往外张望,却见一双手突然搭上敞开着的窗户槽上,不等我探身去看,一个陌生男人的脑袋冒出来,冲我笑:“你好,你撞到我了。”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出现,会彻底改变我的未来。

我慌张地向四周张望着,并没有看到他的移动机器人。

这时,系统发出提示声:对方违反交通规则,正在通报给交通机器人。

他一个翻身,跃进来,伸出手点击了取消发送,接着一屁股坐了下来,我见他一身脏兮兮,赶紧往旁边挪了挪。

“幸亏你的速度比较慢,不然我就挂了。”

真是个口无遮挡的男人。

他继续冲我笑着,指了指他背后的一片狼藉,自来熟地告诉我,他在学历史书里的方式,制作了气球,打算代替交通工具,但是没控制好速度,所以才没躲开我。

“气球?”

他点点头,把背朝向我。

我不可思议地去触摸他背后的橡胶碎片,我记得书上说古代人喜欢往小小橡胶制品里吹气,它会瞬间膨胀很多倍,五颜六色,各种图案和造型都有,看起来十分美。

“可你刚违反了交通法啊。”

他鄙夷地朝我扫一眼,说,“什么交通法,又没出事故。”

我尴尬地笑笑,我已经太久没有和陌生男人交流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来缓解此刻的陌生尴尬感。

没想到他自己打开了话匣子,“再说,这也没什么,我还有过很多尝试,比如说我上次……”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A1商场,系统也提示了好几遍“您已到达目的地”,但是我实在对他描述的世界太好奇了。好奇到我打算放弃今天的相亲了。

直到未来发来的提醒,在屏幕上不停地闪动着。

“你要和这个甲先生相亲?”

“是啊,我的管家特别为我筛选的呢。”我想了想,善意地提醒他,“你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在A区做这样的实验了,不然会被扣除贡献值,搬迁到其他区了呢。”

他笑了笑,“我就住D区啊。”

他居然是D区人?

我一惊,“你,赶紧走。”说着不由分说,把他推了出去。

他撇嘴笑了笑,那一抹神色我有些看不懂。

我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个非常有秩序的世界,每座城市,分成ABCD区域,对这个社会贡献不同的人,按照对等的关系对应到各个领域。而正常情况下,各区域的人,是不可以擅自跨区的,否则机器人有权拘禁警告,严重者则会降级派遣到其他区。

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我才往商场走去。

到了相约的地方,却没有见到甲先生,商场服务机器人给我播放了甲先生的语音,他说他临时有事,改天约见并向我致歉。

回到家,未来竟然一反常态地没有追问我今天的相亲情况,只是打开了电脑,模拟了我和甲先生往后的生活,相亲成功,步入婚姻,然后我怀了孩子。

镜头定格在医生机器人抱着孩子哄着的场景。

我有些意犹未尽,问未来,后面的场景呢,怎么不继续模拟给我看。

未来关掉了屏幕,跟我碎碎念,“等你结婚了,自然就知道后面的场景了。”

越发觉得和未来的聊天很无聊。我打个哈欠回了房间,不知为何,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遇见的那个男人,还是他说话有趣,可惜他是D区的人,不然……

不然,或许我和他约会,生活会更有意思吧。

第二天,我又遇到了昨天那个人。

这一次,他背后整了一对类似“鸟儿”那样的羽翼,远远地向我招手:你好啊,我叫阿初,你叫什么?

我有些慌张地改变着方向,一不小心又撞上了他。

“我怎么又遇上了你?”

“应该说,你怎么又撞上我了。”他坐在我旁边,龇牙咧嘴地捂着肩膀,看样子,这次撞得不轻。

“你这样会受伤的。”我忍不住劝他,不要尝试这样的发明了,频繁地出现在A区,对整个社会秩序不利。

“社会秩序?整齐统一才是违背规则的。”他不屑地挑眉,把羽翼从肩膀上扯下来,“你想不想试试?”

“嗯?”

我惊讶地看着他暂停了移动机器人,在操作器上捣鼓了一会,从里面拿出一张蓝色的芯片。我清楚地看到他再度不屑地微扬嘴角,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另一张蓝色芯片,替换了进去。我看清了终点是D区的某个位置。

只要他按下开启键,我就会做出违背社会秩序的事情了。

我知道,我的心脏加速地不停跳动,是一种本能的兴奋,我想尝试,我也渴望未知,但是我也怕会出现不可预知的结果。

我咬着牙,打开他那侧的门,用力把他推了出去。糟了,我忘了我们还在半空。

在“啊——”长长的拖音里,我慌慌张张地离开。

那天,我一个人在商场里坐了很久,喝了很多杯咖啡。说真的,这咖啡的温度浓度刚刚好,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我一直不太喜欢那么精确的数据计算,好比未来为我选中甲先生一样。

可是,不管怎样,我不能否认,有时候,去过被安排好的生活,不用自己操心,其实也不是坏事。

我决定去找甲先生。

视频那端的未来,脱口而出甲先生的住址,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只是我没想到,敲了半天的门,却没人应答。

“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

又是阿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许一直在跟踪我吧。

他拉着我,坐上了我的移动机器,不停地加速。整个城市的风景在不停地飘忽着,过了一会,我们离开了A区。和这座城市不同,B区是一片藏蓝色的风景,接着是紫色的C区,然后是一片红色区隔开来的D区。

红色是高度报警提示——难道D区都是不利于社会和平的人吗?

和A区的豪华不一样,D区的建筑看起来很像历史书上的那种房子,很破旧,材料我分辨不出来,我觉得它们随时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阿初疯狂地驾驶着移动机器人,冲向D区的某一个地方,眼见着要撞到建筑,我赶紧闭上眼睛。一阵平稳后,我睁开眼,他已经离开座位,站在外面朝我招手。

我想下去,却看到未来站在他身后。

天啊,未来如果知道我来到了D区,一定非拘禁我不可。我正想和未来解释着,却见它走向我,说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欢迎来到D区,安妮小姐。

未来的性别特征是女,这个机器人的声音特征是男。我诧异地看着阿初,它是谁?

他笑了笑,它是我的机器人管家宁采臣,

我松了一口气,笑了笑,宁采臣不是古代电影里的一个男主角吗,你这里是不是还有一个小倩?

宁采臣看着远方,回答我:没那么浪漫,我在机器人系统里编号还是D0呢。

人人都知道,标记为0的,不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人,都是极度危险分子。

我竟然遇到了这些人!

我要赶紧离开!

可是宁采臣却拦住了我,我看着它的嘴一张一合,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没法接受讯息了。

我不记得后来是怎么回家的。看到未来的时候,我本能有些抗拒。甚至连晚饭都没有胃口,没有洗漱,直接回房,关闭了整个房间电源,一个人在黑暗里,尽量平静自己的情绪。

他们让我看了一段模拟视频,那是我与尚未谋面的甲先生,生完孩子之后的场景。

或许那只是危言耸听,但是我的脑子,却止不住地去回忆那天的对话——

“你没觉得现在社会的ABCD级分类,是一种很病态的分配吗?”

“你真的觉得你生活在A区,是因为你对这个社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吗?”

“其实不过是你们比较听话罢了。”

“听谁的话?”

我记得以前问过未来,为什么我们的世界分成了四等,未来只是眯着眼,让我好好享受生活就好,不用思考那些烦心事,它们会来替我们处理。

我宅了几天,决定去找阿初,弄清楚这一切。

对于我的到来,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跟我来。”

我跟着他绕了很多路,走进一个黑暗破旧的电梯,一直降到地下。周围一片漆黑,他一直牵着我,直到打开那扇门。

那是一间有着各种各样仪器设备的屋子,陈列着很多机器人零件。屋子亮得有些晃眼。我清楚地看到自己躺在产房里的画面,定格在某一个屏幕上。

我知道那是什么。

上次他们给我看的,就是这个。

模拟我和甲先生生子之后的场景——我生完孩子后,就被注射了一种药物,失去知觉。而甲先生也被注射同样的药物。等我们再各自醒来的时候,过的又是另一种生活了。

“我不想看模拟视频,我只想问你,你把甲先生怎么了?”

“甲先生就是我。我侵占了一个机器人管家系统,捏造了甲先生这个身份。”

“为了接近我?”

“是的。”

原来这一切,包括我们的的相遇,都是设定好的。心里一阵失落袭来,但更多的是气愤。

“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从现在起,离我远点!”

“我需要你,安妮。”

“你需要我?我只是一个听话的人类,满足于机器人安排的生活的人类。”

“你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吗?”他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哀伤,和之前的大大咧咧完全不同,“你是我的妻子啊。”

我明明未婚,单身!

“这个模拟事件,真实发生过。上一次和你结婚生孩子的那个男人就是我。”他拦住我,固定住我的肩膀,让我只能面对着他说的每一个字。

“就在一年前,你生下了孩子后,被屏蔽了那段记忆。”

我呆住了。

宁采臣过来解释,现在的机器人已经发展到近乎没有瑕疵的水平了,它们能任意控制人类的大脑,植入一段系统编好的经历。每个人过的生活,并不是自己真实经历的,而是机器人想要他们经历的。它们会按照自己的标准,引导着大家去生活着。之所以不能完全控制,是因为它们还没有完全掌握人类的思维,而且它们也想学会人类的所有技能,尤其是人类独有的各种情感。所以它们需要人类生育出更多的后代,用来实验。

他们最近才知道,那些失踪的孩子,被一个个分开,从幼儿时期开始陪伴机器人,让它们学习人类的各种情感,期望有一天可以统治地球,取代人类。

阿初是一个科技发烧友,在注射药物之前,改变了他的管家机器人的系统,所以避开了这一切。他为了逃避这一切,也为了寻找自己的孩子,故而制造了自己的失踪,从此以后,他的一切身份,在机器人系统里就是0。

因为0是一切事物的起点。未知的,才是可怕的。

“你得让我看到证据。”

“证据就在你家里。”

第二天,阿初以甲先生的名义拜访我。在我们成功把未来支开后,他轻车熟路地走进我的卧室,熟练地拉开窗帘,爬上阳台,在窗帘最顶端的角落里摸索,过了一会,他跳下来,递给我一个小小的白色芯片,“这是你卧室的监控。”接着他放上另外一块芯片,以之前植入好的系统更新屋子里的一切监控。

这个颜色和墙面一样,说真的,谁会去怀疑自己家的墙面上有监控?

接着,他带我走进了未来的房间。我原本以为他要翻箱倒柜,却见他直接打开未来的电脑,找到一个命名为《安妮01号》的视频。

他苦笑着说,“如果你不相信我,明年的今天,这里会多一个《安妮02号》文件。”

与他描述得不差——

我看着自己和他曾经相遇,相恋,结婚生子,然后在产房里被注射了一管药水,接着孩子被抱走。醒来时,我重新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以崭新的记忆。

“这些都是真的?”

我全身冰冷,虽然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实看到这一瞬间,还是忍不住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忍不住颤抖起来。我想找到我的孩子,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学会走路,长了几颗牙齿。

“安妮——”未来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我回过头,它依然是那副很平静的神态。我紧紧握住阿初的胳膊,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好孩子,过来——”她的话音突然中止,一只手从它的脖子上移开,那里的重启按钮正在一闪一灭着。宁采臣从背后伸出脑袋,朝我们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说到底,机器人还是不信任人类的。他们的重启、更新按钮,只有同类才可以有效按动。

宁采臣提取着未来的信息,搜索着孩子的下落。终于,我们看到了一个详细的地点——A1商场。

想想也是可笑,就因为机器人告诉我们,我们只能在A1商场的1层活动,就从来没有人去过2-99层。甚至都没有想过,那里有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去。他们说得对,我们是太听机器人的话了。

按我们的计划,阿初侵占了未来的系统,让它待在家里,继续扮演着监控机器人的角色,代替我应付着日常。而我和阿初穿上特质的机器人外衣,和宁采臣一起假装成机器人管家,趁着探视学习的机会,替换掉监控系统,争取时间救出那些孩子。

能救多少,是多少。

我们很顺利地摸进了监控厅。

可是,我看到监控室里的屏幕,还是惊呆了。

在这间圆形的监控室里,满满一个圈的屏幕墙壁,对应着99层房间。每一层的房间,都是一个大广场,有数量不等的机器人和小孩,年龄从刚出生到7岁不等,它们做什么,机器人就模仿着什么。

虽然孩子们随本性而为,但是他们只能活在这个房间里,不知道过去,也不会走向未来。事实上,我之前的生活,不也是如此吗?只不过大一点的牢笼而已。

宁采臣也很认真地看着屏幕,突然问我们,“如果今天你们都不能活着离开,会后悔吗?”

“不会!”我和阿初同时回答。

“那如果只有一个人活着出去,你会选择谁?”

我和阿初同时指着对方。

“这就是你们人类说的爱吧。你觉得,机器人会学会爱吗?”

总觉得,自从进入这个监控室,宁采臣就变得有些和往常不太一样。我看阿初一眼,心想,不会是他设置的系统出现了bug吧。

就在我们把A1商场的室内地图拷贝完了后,发现宁采臣居然不见了。

我和阿初对视了一眼,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也不知道我们是触动了什么,突然间,警报器就响了起来。

不一会,长长的走廊上就围来了一堆机器人,前后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着……

这些机器人脸上流露着各种表情,就像之前屏幕里看到的那样,喜怒哀乐,十分丰富。它们统一着步伐,向我们靠近,越来越近,很快,我们就被围堵在一个小小的圆中心。

看样子,今天不可能完好地离开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冰冷的金属气味,我忍不住深呼吸起来,这种感觉让人想呕吐,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却没发现有动静。

我睁开眼,这些机器人都停在刚刚的位置,没有前进。

无法理解的是它们居然都在无声地哭泣。

透明的眼泪,从那仿真的眼睛里流出来,或许它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用手捧着掉落的泪珠,发着呆扫描着。突然间,它们两两相拥,像久违的情人。

“机器人怎么学会了哭泣?你不是说它们还没学会人类的情感思维吗?”我扭头轻声问阿初,他看着我,摇头,一副“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

“是小倩,她刚刚把你们人类历史上最感人的爱情故事,植入了它们的系统里,这会,大家都沉浸在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宁采臣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看着我们说,“我想,我爱上了小倩。”

机器人懂得了爱?

“那未来会怎样?”我不禁好奇地问道。

“未来,会是我们的。”

程安
May 14, 2022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充电男朋友

    第一次发现男朋友需要充电,是在我们正式交往的一个月后。 那天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他想看枪战片,我想看科幻片,我们在柜台边争论。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让着我,也没有跟我解释为什...

    程安
  • 我每天都会化很久的妆。 我喜欢涂肤色的粉底,勾勒棕色的眉毛,再涂厚厚一层乌黑的睫毛膏,不在意它上扬的角度是否像洋娃娃,我只要保证它够黑够密。最后,再涂上我喜欢的口红色...

    程安
  • 青梅竹马不相恋

    在我们成长的每一阶段,都会有人相伴。有些人突然到来,神秘又短暂,我们习惯把他们当成过客,不管我们内心里愿不愿意。 还有一种人,逗逼又长久,似乎连出生都是捆绑着来的,一起...

    程安

D2T © Copyright 2016-2022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