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人

镜中人

十岁那年,柯成发现了自己的这个特殊能力,从别人映在镜子或玻璃的影像里看到他们的未来。

2022.08.02 阅读 39 字数 5105 评论 0 喜欢 0
镜中人  –   D2T

气象台发布了台风预警,外面风很大,会议室里却又闷又热。
总监滔滔不绝地讲述下半年的工作愿景。柯成坐在她对面,脸上挂着微笑,一副认真听课的小学生模样,目光却滑过她宽厚的肩膀落在玻璃窗上。
五秒钟之后,玻璃窗上总监的身影活了过来,她脸上的妆容变得浓艳,身上的蓝色T恤变成了雪白婚纱。她抖了抖肩膀,缓缓转过身来,低了低头,收了收双下巴。她笑着问了一句,柯成听不见声音,但他知道,她是在问她看着胖不胖。

十岁那年,柯成发现了自己的这个特殊能力,从别人映在镜子或玻璃的影像里看到他们的未来。

当时也是夏天,放暑假,妈妈带他去医院看望生病的老舅。所有的长辈中,他最喜欢老舅。老舅生着娃娃脸,总是笑眯眯的,无论他要什么都会买给他。等到了病房,见到老舅,他吓坏了。老舅完全变了模样,两腮深陷,大眼睛瞪得溜圆,看不出是痛苦或是愤怒。就算是姥姥和舅妈都在,还是有那么一秒,他怀疑妈妈带他进错了病房。老舅招手示意他坐过去。他坐到床边,因为难过也因为害怕,他哭了。他是个敏感爱哭的孩子。

后来,老舅睡着了。他坐在老舅对面的空床上望着窗外发呆。窗外是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杨树,老舅的脸映在玻璃上,又落到树叶里,好似多了几分生机。他天真地想,也许这样老舅就可以吸取大树的营养很快好起来呢。不知看了多久,树叶上的老舅睁开眼睛,缓缓坐起来,看上去精神了许多。胡思乱想成真了?他带着满心喜悦转头看向病床上的老舅,老舅并没有醒,还在昏睡。他困惑地转回头,树叶上的老舅正笑着对他说话,他听不见声音,但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老舅要死了。你以后要听话。”
他吓哭了。扑到老舅床上,哭喊到:老舅,你不能死。
病房里的人都吓了一跳。老舅醒了,惊恐地看着他。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老舅的眼神,那是对这个世界无限的留恋。
第二天,老舅吵着要出院,大家拗不过,只好带他回了家。过了三天,老舅躺在自己的床上,安静地走了。
那个夏天的剩余时间他都躲在家里,不敢照镜子,不敢看玻璃,立志长大要当医生,要发明治疗癌症的药。

他并没有成为医生。不然也不会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了。

柯老师。总监发现他走神了。
“嗯?”
“下半年的工作,我说的这些,你有什么意见吗?”总监问。
“没意见。你说的都对,都很好。不过,恐怕,我都做不了。”
总监皱起眉头:啊?
“合同到期了,我今天就离职了。”

他早就想辞职了。

大学毕业之后,他一直是自由职业,插画师和绘本画师。收入也还不错,攒了两年钱,付了首付,结了婚。但在去年夏天,过完二十七岁生日,他突然有了恐慌感。
如果自己一辈子也画不出牛逼作品怎么办?
他把担心告诉了妻子。
妻子说,你就是宅在家里憋的,要不找份工作吧,就当出去找灵感。
他觉得可行。上网一搜,找到了现在这家公司,正在招聘创意部艺术总监。他投了简历。很快被约面试。顺利面到老板。老板用东北话说,我们公司合计明年上市,为了故事更好听,我们要做内容,要先做一系列职场小漫画在公司微信号上连载,以后不排除做网络剧、电视剧和大电影。我觉得你又会写,又会画,很合适,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就这么着,他初入职场就坐到了总监的位置。
可是,不到一个月,他就发现工作内容与自己想的和老板说的并不一样。首先,漫画的内容不由他做主,要听策划部总监的。其次,他不仅要画漫画,还要给策划部做设计。再次,他一直是光杆司令,所谓的创意部只有他这么一个总监。三个月之后,他被降级为策划部副总监。创意部彻底消失了。大半年之后,漫画连载取消了。他彻底成了美术设计。自由职业的时候,他曾数次遭遇违约,气得他想打人。因为知道被违约的滋味,他给自己定了条规矩,一旦签了合同,绝不违约。这也是他没有提前辞职的原因。

“人力没和你谈续约?”总监诧异地问。
“没有。”
“我给人力打电话。”
“不用。我也不想续约。”
“这样啊。”总监假笑了两声。
“你应该减肥了。”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他用玩笑的语气说。
“为什么?”总监愣住了。
“很快你就要结婚了,不减肥,你会后悔的。”
“啊?”
总监还没有男朋友,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柯成知道,就算她有男朋友也不会相信,因为连他亲妈都不相信他的特殊能力。

迄今为止,他只对两个人说过他的“超”能力。一个是他妈妈,一个是他初恋女友。

大约是他老舅去世半年之后,他妈妈突然想起来,问他那天在医院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奇怪的举动。他说了过程。他妈妈似信非信地点点头,然后超级认真地说:那你给我看看。他看了,镜子和玻璃都试了,结果什么也没看到。他妈妈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乖,以后别胡思乱想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开始在学校里拿同学做实验,有的能看见,有的看不见。看见的,有的说话,有的不说话。小学毕业的时候,他总结出了基本规律。能看见的都是一段时间内的人生转折点,没有转折就看不见,一段时间是多长因人而异。

升入初中,他渐渐对自己的能力失去了兴趣。预见了,也什么都不能做,该来的总会来,随它去吧。

到了高中,他喜欢上班里的一个女孩儿,对方是难得一见长得好看的学霸,叫方琪。他偷偷看了她映在玻璃上的身影,镜中的她哭着说,她高考没考好。他找了个机会把自己的能力和看到的情景告诉了方琪。方琪当然不信。
“假设你说的是真的,我应该怎么做?退学吗?”方琪挑衅地问。
“当然不是。和我搞对象吧,别浪费了这大好时光。”他厚着脸皮说。
“去死。”方琪给了他一个白眼。
耗时一年半,他终于追到了方琪。
他问她:你不怕耽误学业,高考真的考不好?
她回答:我对自己有信心。
结果如他所见,她真的没考好,哭着埋怨他,骂他是混蛋,说再也不想见到他。
他的初恋就这么结束了。

失恋的他很痛苦,也很困惑,对自己的“超能力”产生了怀疑。如果镜子中的景象是自我催眠的结果呢?那么,所谓的未来,其实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也就是说方琪不和自己在一起就不会高考失利。为了破解自己的超能力之谜,他买了弗洛伊德和荣格全集,研究了一假期,最后得出结论:心理学著作果然是催眠的。至于他的超能力,他也找到了应对之法,那就是不参与。

很快办好了离职手续,五点钟,他离开公司,直奔地铁站,坐上了去往妻子公司方向的地铁。妻子之前常常会抱怨似的撒娇,说他从来没有去公司接过她。这一次他想去给她一个惊喜。也许对别人的妻子而言,丈夫突然离职只能称之为惊吓,但对于他妻子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她早就催他离职了。
灵感找得差不多就行了,赶紧回家来画画给我做早饭晚饭收拾家吧。每次用吸尘器打扫的时候,她都会如此抱怨。
妻子的所谓抱怨总是能道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令他干劲十足,更加坚定地朝着自己的梦想努力。
他曾对妻子感叹,你就是我的蒙娜丽莎。
你才是蒙娜丽莎,你全家都是蒙娜丽莎。我是巴掌脸好嘛。妻子不满地反驳。
他想解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是我的蒙娜丽莎,这句话并不是赞美,而是藏在他心底的大实话。
他看过妻子在玻璃上的映像。

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他和好朋友金泽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坐在图书馆的窗边,金泽在看推理小说,他则正在琢磨一个一直困扰着大学生的哲学问题,晚饭吃啥?
“要不去一食堂?”
“不去。”
“牡丹江?”
“不想吃。”
“那你说吃啥?”
“你想,今天该你想了。”
他看着窗外继续想晚上吃啥,不小心被金泽映在玻璃上的侧脸吸引住,等他意识到已然晚了,她的脸已经转了过来。她变成了齐耳的短发,齐刘海,比她本人胖了一点。神情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疲倦。眼睛里水汪汪的,好像有泪水,因为图像模糊而看不真切。她的双唇在微微抖动,像要笑,又像要哭。
接下去的日子里,他又看了无数次,一直也无法确定,她是要笑,还是要哭。
他更偏向于她是要哭,因为眼中模糊的泪光,因为那一刻是人生的转折,所以尽管很爱她,他却迟迟不敢向她表白。他害怕初恋的悲剧重演。
“喂,柯成,今天你要是不对我说点特别的话,我们以后就不要来往了。”大三那年的平安夜,金泽神情严肃地对他如此说道。
他明白是做最后决定的时刻了。
“金泽,我爱你。”他一边跳一边喊。
我一定努力不让你哭。就算是哭,我也要陪着你一起哭。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守护你一辈子。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从那时起,他就认定了她是自己的蒙娜丽莎,她是要笑。他要画下那一刻的笑容。
他一直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他坐在妻子公司楼下的星巴克,注视着下班的人潮。妻子的同事兼闺蜜小童挽着一个短发女孩儿走了出来。短发女孩儿好眼熟啊。是妻子!他感到一阵眩晕。第一次见到妻子的时候,他也有过这种感觉。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为什么会在今天剪短发呢?
妻子最近有什么异常反应吗?
映像中的那一刻终于来了吗?

他跟在妻子和小童身后七八米的距离走向地铁站。迎面一阵大风吹来,妻子甩了甩头发,好像对新发型很满意。

可是妻子不是厌恶短发吗。
他曾经试探着问过妻子,换个短发发型怎么样?
只有绝症和短发两个选项,我才会选择短发。
一想到这,他的胃不由得痉挛了一下。
不可能的,不要瞎想了。
可是为什么要剪短发呢?

他真想立刻穿过人群拉住妻子问个明白,可小童就在旁边,如果真有原因,妻子也不会说吧。他也不想当着小童的面说离职的事儿。妻子和小童坐不同的线路,进了地铁站就会分开。他决定跟在后面再等一会儿。

站在下行的电梯上,望着前面不远处妻子圆圆的头顶,他忍不住笑了。虽然他知道妻子的头很圆,但没想到会这么圆,简直就是一个球。也许就是因为头太圆了,所以才痛恨剪短发吧。

下了电梯,过了安检,进了闸门,在7号线的电梯口,妻子和小童分开。他赶了几步,上了电梯,和妻子中间隔了六七个人。地铁进站。前面的人动起来,他跟着往前走。妻子走进车厢,他已经下了电梯。刚想跑几步,却被后面的人踩掉了鞋,他一顿,一个中年大妈一下把他推开,还不忘嘟囔一句回头瞪他一眼。车厢门闭合的最后一刻,大妈冲进了车厢。

在缓缓启动的地铁里,他一眼就找到了妻子,妻子也看到了他。一切仿佛梦境重现,他知道这就是自己曾经看过无数次的那个瞬间,他瞪大了眼睛不想放过任何细节。
齐耳短发。
齐刘海。
不易被察觉的疲倦。
转瞬即逝的惊讶。
汹涌的泪光。
眼角眉梢想要微笑的细纹。
微微抖动的嘴唇。
颤动的鼻翼。
深吸一口气。
一串泪珠溢出眼眶。
伸手抹了一把。
紧绷的嘴角。
无限的委屈。
又一串泪珠。
绷不住了。
她用双手捂住了嘴。
她,还是哭了。
这些画面就像慢镜头在他眼前划过。
地铁完成了加速,呼啸而过,风吹过他的脸颊,凉飕飕的。他才意识到自己也哭了。
至少自己做到了一点,陪着她一起哭。这么一想,心里一阵绞痛,眼泪更多了。

她过得不幸福,觉得委屈,这才是她的映像所表达的内容,重点根本不在哭还是笑。自己早该捕捉到这一点。真是笨蛋。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能力不足,才会让她觉得委屈,觉得不幸福。居然还辞掉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真以为自己是艺术家呢!如果有天赋,不是应该早就出名了吗?根本就没天赋啊……
妻子的来电打断了他的自责。

他在下一站的站台上找到了妻子。
“什么也别说,到家再说。”妻子把挎包挎到他肩上,又紧紧挽住他的胳膊。

“说吧,你哭什么?”到家之后,妻子问他。
“因为看见你哭了,所以我就哭了。”
“肯定不是这个原因。是因为辞职了,才有时间去接我吧?”
“是。”
“我就知道。终于摆脱了那个烂工作,你就更不应该哭了。到底为什么?”
他先说了自己的能力和映像的事。
“我觉得你过得不幸福。”说着,他的眼圈又红了。
“也就是说如果你当时能感受到我生活得不幸福,你就不会选择和我在一起喽?”
“当然不是。”
“如果你知道我生活得不幸福,你却还是要和我在一起,那你是怀着拯救我的心情喽?”
“不是。”
“就是。我告诉你,你拯救不了我,我也拯救不了你,如果非要说拯救的话,只有我们俩能拯救我们俩。明白我的意思不?”
他点头。
“那你跟我说实话,你过得幸福吗?”
“当然幸福。我的丈夫看见我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心疼得跟着哭起来,我怎么可能不幸福呢。”
“可是,看见我,你为什么会哭呢?”
“因为你终于来接我了,我高兴的。”
“肯定不是,到底为什么?还有,你为什么剪短发?”
“你坐好。坐直。看着我的眼睛。”
他照做。
“因为我怀孕了。”妻子的眼睛里泛起泪光。
他们在两个月前才想好要造人,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
他感觉手足无措,差点又哭了。

台风终于到了,雨点欢快地敲打着玻璃,空气变得清爽宜人。他坐在书房里,胸腔中澎湃着前所未有的创作激情。他想好了,这次就画本来准备才尽之时留用的杀手锏,也就是他的超能力。就在刚才,他已经想好了题记:我有一个看似了不起的能力,从镜子或者玻璃的影像中看到别人的未来。时至今日,我才明白,这个能力毫无特别之处。其实,生活就是一面镜子,只要你遇见了对的人,选择了正确的方向,你就可以预见你的未来,而且一定是幸福的未来。

他是如此激动,以至于手抖个不停,根本无法画画。直到离开书房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到正在看电视的妻子身边,他才平静下来。

马广
Aug 2, 2022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要有光

    1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2去年春夏交替的一个夜晚,我的朋友宇哥发了一条微博,内容如下:经过长达三个月的观察,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我家阳台对面不远处的一栋高层...

    马广
  • 二流爱情故事

    雷正音 小时候,年幼无知的雷正音在偷偷尝过爸爸的啤酒之后,曾天真地以为,妈妈说得对,啤酒就像马尿,是人类最愚蠢的发明。现在,他年近三十,孤身一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吹...

    马广
  • 听心的人

    我收到的最疯狂也是最伤感的礼物来自吴彦。 那件礼物对于他的天赋来说有点像人类的阑尾,有的时候可能是病,或者,说他的天赋和那件礼物互为病症也未尝不可。 礼物本是送给曲晓...

    马广

D2T © Copyright 2016-2022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