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骑士和浪漫情怀

流浪骑士和浪漫情怀

无奈的是,人与人之间如同星河中的繁星,纵然各有各的璀璨,但遥遥相望的距离,远远大于肉眼的估算。只有心心相印,才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柔。否则,天涯是天涯,咫尺也是天涯。

2021.05.05 阅读 12 字数 5290 评论 0 喜欢 0

从前,在一个寒冷村庄,住着一个名字温柔的女孩玛丽安。

不过,这里的人们对待玛丽安并不温柔,男孩们嫌弃她满是雀斑的脸颊,和奇怪的身材。

怎么奇怪呢?玛丽安大概有着全国最窄的肩,不到两只手掌长。这样无论再精致的衣裳,穿在她身上都把她装点成了行走的字母A。所以她的外号就叫玛丽A。

何况玛丽安也没有精致的衣裳。她是一个可怜的孤儿,被赶马的粗鲁迈克从城外捡回家,当作童工养大。玛丽安继承了迈克的粗鲁,但内心天生高傲,常常对那些瞧不起她的男孩子吐口水。

全村的男孩子里,只有那修斯不憎恶他们口中的恶女玛丽安,并爱慕、怜惜着她。尽管那修斯对她百般温顺和友好,她仍十分看不起个头矮小的那修斯。那修斯在村子里乃至整个城邦都是出了名的能言善道,却仍得不到玛丽安的注意,总是被她高傲地拒绝。

突然有一天,一纵军队打破了村子的宁静。他们挨家挨户搜罗女孩,许多漂亮的女孩子绑上了丝带,挤破了出售高跟鞋的商店,套上了出席舞会的裙子,但他们仍然看不上她们。

这一溜军队依着顺序来到了马夫迈克这里,请出了对这一切十分惊奇,但表现得十分不屑的玛丽安。(这位小姐看人只是盯着他们的头顶,以示自己的高傲。)

领头的军官认为玛丽安实在是邋遢丑陋,嫌恶地叫她走开,并厉声问马夫家是否还有其他女孩儿。

这时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些穿着盔甲的士兵中,走出一个体格十分威武的男人。他从队伍中间跑到玛丽安面前,并摘下了头盔,是一个威风凛凛的中年人。

噢,莉丽,我的女儿。他抱住了她。

在场的无论是士兵、马夫、厌恶玛丽安的男孩们和爱慕玛丽安的那修斯,还是玛丽安本人,都惊呆在原地。

人群中已经有人忍不住喊出了诸如“去你平底锅的奶奶个熊的大头鬼”这样充斥着恶俗名词的长句。

中年人见四方一片寂静只有骂声,于是脱掉了自己的盔甲,就在大家预备齐齐捂住双眼的瞬间,只见褪去威武盔甲、身穿一件披风斗篷的中年人,竟也呈一个大大的A字形,与眼前的玛丽安,完全是出自同一家工厂的XXL和L号的精确对照。

那些士兵们都明白了,都跪了下来,亲切地称呼她为莉丽公主。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整个国家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国王命令大家为寻回的公主欢庆。

真心的那修斯特别的失意。在从前,大家都发现不了玛丽安的好,只有他,洞察了玛丽安公主般的气质,并像对待公主一样尊敬她。

无奈的是,人与人之间如同星河中的繁星,纵然各有各的璀璨,但遥遥相望的距离,远远大于肉眼的估算。只有心心相印,才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柔。否则,天涯是天涯,咫尺也是天涯。

更无奈的是,那修斯依然每天都思念着玛丽安。

有一天,村子里突然又热闹了起来。原来国王发出布告说,在一个无名小岛上,有一条人尽皆知的恶龙,正是众多国家悬赏的要犯。国王宣布,谁打败恶龙,谁就可以娶他的公主。而打败恶龙的方法也非常简单,谁拔掉它身后的旗帜谁就可以获胜。

那修斯兴奋地奔向布告栏,却发现栏上的公主画像,画的并不是他的公主,而是国王美貌的二女儿珠玉。

那修斯差点大哭了起来。他被邻居搀扶着回了家,病了一天一夜。

但勇猛的骑士们可不是那修斯。他们听闻了这个好消息,纷纷撕下布告,奔向无名岛。

这条恶龙非同一般,拥有城邦里最聪明的人一样的智慧。它十分奸诈,从不与骑士们发生正面冲突,而是使骑士们在到来的路上遭遇狂风、海啸、倾船、食物遗失。它热衷于偷走一切他们正好需要的东西,比如夜里褪下来的衣物,比如马匹和刀剑。

骑士们纷纷败下,个个连恶龙所在的孤岛都抵达不了。结果再没有人去挑战恶龙了。

戛然而止的挑战使正在兴头上的恶龙感到无聊。调皮的它趁着夜色,偷偷潜入皇宫,夺走了用于悬赏的公主。

可是它把沉睡的公主绑回来的半路上才发现,这个女孩之丑陋,完全不具备一位公主美妙的气质,甚至一味地露出粗俗愚蠢的睡相。

“喂喂,醒醒。”它忍不住拍醒了她,“你是谁啊,不会是什么婢女吧。”

醒来的玛丽安拼命惊呼。

恶龙翻了个白眼。它忘记了,皇宫里的所有公主都是A字身材,这些行走的A在龙的眼里,大概都差不多吧。

远在百里之外的那修斯突然惊醒了。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屏息凝听,又是一片静谧。

这样一来,皇帝果真分外焦急,立刻通知全国,加大悬赏,救回公主的人不仅可以娶她,连全家都跟着升官晋爵。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没有计划生育,一家人,不,一个家族,人口近百。

那修斯知道这一切以后,心跳立刻蹿升到一分钟一百八十八下。经过一夜忐忑,他终于决定前往孤岛营救他心爱的玛丽安。

恶龙的确十分机智。国王的加大悬赏果然又激起了一批勇士迎战。

这次恶龙并没有在路上颠覆船只,或是升起迷雾,反而让他们一帆风顺抵达了小岛。

可是,所有的骑士都在与恶龙的正面交战中败下阵来,他们传出话来,恶龙实在是太厉害了,你根本都触碰不到它,就已经被它打败。

“没有人能够战胜恶龙。”他们这样说的时候,眼神飘忽,额头冒汗。

那修斯听闻了这些,心情更加不安。但他义无反顾,一定要为玛丽安战斗。

他吃了十倍于务农的辛苦,抵达了久闻的孤岛。他踩在泥土上,整个人却还没有从晕船中恢复过来。他此刻多么想回到烈日之下田野之上,拼命地挥舞锄头。他想,比起现在,那时候可真是轻松呀。

不久,恶龙在他的不远处化出真形来,蔑视地嘲笑他:“你这个愚蠢的人,那么多勇猛的骑士都成了我的手下败将,你竟还敢来到我的地盘。”

那修斯战栗地拿着镰刀,与恶龙对峙。他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他充分地感受到,他距离他的梦想只有一步之遥,抑或是,他实现梦想的希望,仅存于他拥有的这最后几分钟。

无怨无悔。但他这么对自己说。

这时候,恶龙发话了:“年轻人,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喷火,也不会使大地裂开,我只是要给你看一些东西。”

说着它嘿嘿地笑着,拿出了玛丽安的画像。画上的玛丽安被它画得奇丑无比,这幅画既写实,又夸大,突显出玛丽安容貌丑陋的一面,和令人反感的倨傲。接着,它又幻化出玛丽安的举手投足,让那修斯以及之前的骑士们,得以充分感受到玛丽安真实的模样。

玛丽安被掳走后的那段时期,还敢来挑战恶龙的骑士,已经是全世界最顶尖、最优秀、最受人敬仰爱戴、最有威望的一批了,他们个个都自视甚高,没有人愿意去娶玛丽安这样的公主。他们感到极度的难受。

有个别骑士要求目睹真容,才相信这不是恶龙的恶作剧,更加伤心绝望。

他们对于自己要娶的那位公主有着过高的想象和期待,与此时此刻眼前玛丽安的样子,无异于天壤之别。想象着婚后与她相伴的生活,他们无不作呕。

于是他们都扔下了武器,忙不迭地赶回家乡,与漂亮又不知拘束的女孩们舞上几曲,然后告诉她们恶龙无法战胜的谣言,以维持他们的威严。

但那修斯并不是一位自视甚高的骑士,虽说因参加演讲比赛屡获殊荣,但这并没有使他的心性变得与其他的农夫有什么不同。

他怜爱玛丽安的心可以与日月争辉,从小与她一起长大,也早已了解她的习性。他完全了解玛丽安,她就是这个样子。无论她变得更好,还是更坏,都还是他心目中的那个玛丽安。她的脸庞,她的双眸,她果敢的风格,她如旋律般跳跃的语调和她楚楚可怜的背影。

那修斯大声地向恶龙表白着自己对玛丽安的喜欢,他差不多说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多亏了上岛前吞下的十二个馒头在扛着),无论恶龙怎样描述玛丽安的不堪,可是那修斯爱她如故。

恶龙想象着那修斯述说的画面,在某一个瞬间,设身处地,误把自己代入其中,竟情不自禁地呕吐起来。

恰好夜色正浓,说时迟那时快,那修斯趁机悄声越过恶龙,一把拔掉了旗帜,并且烧掉了它。

尚在呕吐的恶龙惊讶不已,这才反应过来,准备用尾巴击打那修斯。突然,它可怕的双眼变得清澈,身上溃烂的鳞甲也开始愈合。原来恶龙被施了诅咒,一旦他人拔掉旗帜,即可打破。恶龙变成了不愿作恶的龙。

它非常感激那修斯的帮助。可是那修斯还没来得及接受恶龙的好意,山洞里突然冲出许多穿着华丽,但面容消瘦、头发蓬松的公主,有些竟已经年老体迈。她们都是这条龙在受诅咒时掳回来的公主。

她们欢欣雀跃、老泪纵横,纷纷嚷着要嫁给那修斯。她们每一个都要嫁给他。

那修斯惊呆了。他在公主群中都找不到自己的玛丽安。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

比比密密利亚国嘉奖那修斯天人骑士勋章。

可杜珂奴国评定他为国家级骑士模范。

纳里修修斯国邀请他进行全国讲演。那修斯以为他们要他把他在恶龙面前对玛丽安的表白对着全国人民讲演一遍,不由得瞬间羞红了脸。

……

那修斯一时成为了风云世界的人物。

事实上,那修斯为了救玛丽安,一路上吃了非常大的苦头,因为他既不是装备齐全的骑士,也不是有钱的富商,他除了一艘破船、两把镰刀,和必不可少的干粮,就只携带了满腔的勇气,他出这一趟远门,并且一个人驾船去寻找那座孤岛,说不清多少个日夜孤单彷徨,胆战心惊。

在同恶龙讲述自己对玛丽安的真心时,也是倍动真情,几度潸然泪下,他坦白自己的心酸,一路追求着玛丽安,却无数次被她嘲笑着拒绝,最后还为她背井离乡。那修斯把他年轻时的那些痛苦都倾诉了出来。

可是,当数十位公主都甘愿允诺(当时各自也都发了悬赏布告),嫁给这位功劳巨大的骑士,只有玛丽安,要毁掉这个承诺。她坚决不嫁给矮小的那修斯。

她一次次地公然羞辱那修斯,表达自己有多么的高贵,而他是多么的不堪。

那修斯一次次羞愧地捏紧了拳头。

成为骑士,并像骑士一样训练的那修斯,开始在野外训练自己的体能。在一个隐秘的村庄,他向一位老人求证,得知传说中生产神仙泉水的地方,就在这个村子背后的林子深处。

“到达那片树林,只有一条先人留下来的路,此路途中有一道独木桥,每个人一生只能往返一次那座桥。如果人贪婪地想来第二次,必定永远走不出这林子,直到饿死为止。”老人这样告诫他。

那修斯郑重地点了点头,保证只去取一次。

还是少年的时候,那修斯就听说了泉水和独木桥的故事。这神仙泉水,此处独有,日夜沾一些它,涂于脸颊,连续一个星期,可细嫩皮肤,淡化伤疤,对雀斑自然也是极其有用的。

那修斯听过太多人取笑玛丽安脸上的雀斑了。他想,这一定能使玛丽安高兴。为了她,他要再冒险一次。

为了不在林子里迷路,那修斯先用斧头砍划树干,留作记号。后来斧头都被砍坏了,他又撕下外衣,改拴布条。后来,只好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树叶间留下线索。

历经千辛万苦之后(仿佛再救了一次玛丽安),那修斯终于找到了神仙泉水。不料这里还有一位守护泉水的女神,对那修斯万般阻挠。

她要那修斯给她讲一个无限循环的故事。

那修斯起先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对小和尚说,从前有座山……”

女神十分不满意。“你这个太老套了,已经有人给我讲过了,我要没听过的。”

那修斯讪讪地问她:“这里已经来过多少人了?”

女神低头思索着。“来过嘛,有一千一百多人,但真正取走泉水的,总计也不会超过三百。”

那修斯咽了咽口水:“三百个……”

那修斯坐下闭目想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说:“这样吧,我讲一个故事,在讲之前,你不许问我为什么,讲之后,不许问我真假。”

女神刚想启唇问为什么,想了想,便笑着停了下来,等候那修斯的故事。

那修斯讲道:“从前有个女孩儿,是大家讨厌的对象。我很明白她被人讨厌的那种感受,因为个头的矮小,从小到大,我也没少被欺辱过。看见她就像比我可怜一百倍的自己。她是我全心全意想要保护的女孩,如果问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为止,我愿意是一生。所以,我追求她,她拒绝我,我追求她,她拒绝我。对于我来说,这便是最长、最长的循环,比老和尚讲从前有座山,讲到口干舌燥,不得不下山打水,长;比行星无止境的转动,长;比细胞一直说,我裂开啦,于是它第1446次裂开,长。这八个字,我可以一直重复,直到我死。”

一个平淡无奇的下午,那修斯捧着装满泉水的玻璃瓶,小心翼翼地交给了玛丽安。

那修斯温柔地对玛丽安解释着泉水,见证此刻的人无不心神荡漾,为那修斯的真情所动容。

玛丽安那颗复杂、躁动的心开始打结、沸腾。她抬了抬她高贵的头颅,歪着脖子,连点头都懒得赐予那修斯,就把玻璃瓶飞快地扔出了窗外。

“不!”那修斯扑到窗台,只听见一声响亮的爆裂声,好像预示着一切的结局。

玛丽安不屑地对那修斯说:“如果你能让玻璃瓶复原的话——或是再来一次,我就答应嫁给你。”

如果谁能将碎成一千片的心缝好,谁就能把浸入地面的泉水拾起来。

玛丽安走到那修斯的面前,捏住他的领子问他:“你愿意重来一次吗?”

“你愿意重来吗?你愿意重来吗?”玛丽安一遍遍恶毒地问询他。

神仙泉水和独木桥的传说,想必无人不晓。再去一次,就是要了那修斯的命。玛丽安要那修斯的命。

高贵的玛丽安,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脸上的雀斑。她日日化着浓妆,等待着一位威武帅气的王子来迎娶她,她怎么可能还愿意随着那修斯回到那个噩梦萦绕的村庄。

呆在原地的那修斯,已经清楚地了解了玛丽安的心意,不,是莉丽公主的心意。

已经绝望的那修斯,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另一头臭名昭著的恶龙的面前。恶龙见到非常著名的骑士来到它这里,惶恐地以为对方是要来打败它。

而其他人却认为那修斯是铁了心去求死的。

“呵呵。”那修斯说,“你不要害怕(像那条绑走玛丽安的恶龙的口吻)。我今天不是来与你决斗,救什么公主的。而是……”
说着,他把背后的玛丽安,拉了出来,推向恶龙:“送给你。”

然后,他无比温柔地对玛丽安说:“去那里吧,我亲爱的。”

“我愿意重来。”

从此,那修斯离开了这个国家,开始了骑士般的流浪。

陈艺璇
May 5, 2021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尾生

    尾生伫立在桥下,等待着她的到来。 他抬头一看,只见高高的石桥栏杆,已被爬上来的攀援植物遮盖了一半,桥上人来人往,人们的白色衣裳沐浴着灿烂的夕阳,风儿幽幽地吹拂着他们的...

    芥川龙之介
  • 虎口脱险

    老陈家有一幅神秘莫测的画像,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据说是他当年斥巨资从法国背回来的,高仿赝品。他把那幅画挂在玄关一进门的地方,搞得我们每次去他家聚,一开门,就看到一个女人...

    咸贵人
  • 那些鸟会认人

    我们搬走了,那窝老鼠还要生活下去,偷吃冯三的粮食。鸟会落在剩下的几棵树上,更多的鸟会落到别人家树上,也许全挤在我们砍剩的那几棵树上,叽叽喳喳一阵乱叫。鸟不知道院子里发...

    刘亮程

D2T © Copyright 2016-2021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