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者

守夜者

夜空中星辰闪烁,渺远浩瀚。被占取了身体的人们抬起头,长久地注视天空,轻声说,该启程去下一站了。

2020.10.09 阅读 15 字数 5145 评论 0 喜欢 0
守夜者  –   D2T

1
有一天,外星人来了。
你肯定想象过外星人入侵是什么样子。
巨舰笼罩城市?四百光年的漫长征途?从虫洞穿越而来?从地底破土而出?
哦,或许吧。
但在这个故事里,它们真正来临的时候,却无声无息。

2
失眠先生最先发现异状。
他照常躺在床上,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响着,心脏缓慢跳动着。他把手按在胸膛,一边数心跳,一边听秒摆。这是他治疗失眠的方式,四肢放松,心跳平缓,早几年很有效,但现在越睡越晚。不出意外,今晚他要数到凌晨三点半才能睡着。
但就像前面说的,出了意外。外星人来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楼道里有人在走动,不快,但是很杂,似乎整层楼里的人走都出来了。
不对劲不对劲。他心里想着,翻了个身,心跳和肌肉立刻活跃起来。之前的默数都没用了,他懊恼地起床。看来今晚是没得睡了。
楼道里果然挤满了人。这一层楼的住户都走出来了,闭着眼睛,在黑暗里漫无目的行走。步调缓慢,无人交谈,这场景像是一场诡异的集体梦游。
街坊们走了一会儿,就开始往楼下走,有的乘电梯,有的走楼道。虽然闭着眼睛,却交错有序,丝毫不乱。失眠先生才愣了一下,走道里就空了,他连忙跟下去。
广场上,人影幢幢,是刚才楼道里场景的放大版。小区外、街道上走满了游魂一样的人,有的穿着睡衣,有的仅穿内裤,有的躶体行走。
失眠先生一时有些瘆得慌,月亮升高,像是照亮一场全民参与的默剧。恰好隔壁大婶走过来,错身而过时,他忍不住问:“张大婶,您跟这儿干吗呢?”
纷乱的脚步声骤停,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失眠先生。
他们的转头和安静是传染式的。由张大婶为原点,像是一粒石子投进水里,圆形波浪迅速扩散,扩散到小区外,扩散到街道尽头,扩散到城市边缘,扩散到国家界限,扩散到整个黑夜笼罩的土地。
你好,人类。他们说,声音不大,但因着成千上万张嘴同时发声的缘故,这四个字有惊涛骇浪的威势。顶楼上栖息的鸽群被惊醒,成群起飞,呼啦呼啦,在月下结成了一大片乌云。
失眠先生吓了一跳。

3
第一缕阳光透窗而进时,夜店小姐醒了过来。
她伸了个懒腰,丰满的胸部在晨光下蠢蠢欲动,皮肤细致地展开。好舒服,她心想,好久没有在早上这么有精神了。
那么,自己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呢?
她记得自己刚到场子不久,酒吧里灯光迷离,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走过来。然后她浑身一颤,像是风吹了进来,或是水溅在身上……反正记忆出现了大片空白,再醒过来时,就是在家里。
不过无所谓了,再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是自己被灌醉了跟某个或某些人发生了关系。何况她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现那种情况所遗留下的痕迹。
她欢快地洗漱,来到公司,看到同事们都精神奕奕的。
周一综合征呢?她跟同事们打招呼,难道今天所有人都治好了?
是啊!他们欢乐地回答。
但到了中午,这件事慢慢从网上发酵,大家才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所有凌晨以后还在过夜生活的人,统统失去了记忆,而早上在家里醒过来。无论是通宵泡吧,还是熬夜加班,撸串儿,夜间跑步,试图与周围的人约炮,连夜开车,网吧开黑,在家里看电视,在床上做爱……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凉,然后再睁眼就看到了黎明。
人们试图找出蛛丝马迹,但所有的监控里都缺少了凌晨至天明的录像。
仿佛人类四分之一的时间,悄悄蒸发,无痕无迹。
一时间,网上喧哗盈天。
夜店小姐却不在意。网上么,都是这样的,什么事都要大惊小怪一阵。这里打一架,全民关注,但过几天他们就忘了;那里出个明星丑闻,全民谴责,但过几天他们也忘了;一会儿又出个弱势群体,全民支援,但过几天他们仍会忘记。
最后,夜店小姐关了网页,心不在焉地处理几下策划,再一看表,下班时间到了。
她回到家,接到快递电话,对面结结巴巴地说是待会儿会送件。
要是平常这么晚来送件,她都会拒绝,但她突然想起这个快递应该是托香港的姐妹们代购来的新裙子。于是她点点头,让快递员尽快。
收了快递之后,拆开,果然是裙子。质地轻柔,面料华贵,耀眼却低调的logo藏在后领——果然值这个价。
今晚没有局,她穿着裙子,长久地站在镜子前。这样的躯体,配上这样的裙子,简直令她自己都沉迷。
她盘算着应该在哪个场合用这条裙子,墙上时钟滴答滴答。回过神来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夜店小姐正准备换下裙子休息,却突然想起网上的那一句话。
无论昨晚发生了什么,都一定会再次发生。
整个喧嚣的网络上,只有这句话印在了她心里。
滴答滴答。
离凌晨只有五秒钟。
夜店小姐坐在床边,心里默数着。
五、四、三、二——
那种凉意再次袭来。
一。
她站了起来,闭着眼向门外走去。

4
失眠先生等在门口,看到夜店小姐出门时,心里有微微的颤抖。
午夜过后,世界将会变成外星人的世界。这是他昨晚知道的。整个黑夜笼罩的土地都被外星人占领,它们侵占人类的神经系统,汲取记忆,在黑暗里游荡,享受这个世界。
这并不难,不是吗?人群对他说,你们这颗星球上的生物,神经系统极其简陋,简直就像粗糙的塑料下包裹着几根电线,要借用根本不费功夫。至于储存在海马体的记忆,更加清晰直白。
察觉到失眠先生脸色僵硬以后,人群顿了顿,安慰说,不过你们是新生的物种,才进化区区百万年,我相信接下来你们会慢慢将这些缺陷改掉的。
整个夜晚,人群就在四周漫游着,失眠先生试图跟他们多说会儿话,但一来他本身在交际上就是白痴,二来外星人似乎更想多看看这新鲜的世界。于是,他干脆坐在小区篮球架下,呆呆看着这些游魂一样的人。
他感到害怕吗?
不不不,失眠先生心里一点害怕也没有。要是你漫长的一生都在与孤寂黑暗的失眠抗争,并且屡战屡败,那当你看到黑夜突然变得热闹,所有你白天想见而见不到的人都在你面前走动时,你也不会感到害怕。
尤其,是失眠先生在人群里发现了夜店小姐的时候。

5
现在,夜店小姐穿着名贵的裙子,缓步而来,像一个未经触碰的梦。
他知道夜店小姐会穿新衣服。哦,忘了说了,失眠先生的职业就是快递员,夜店小姐每一次代购来的衣服和宝宝,都是他去送的。他就是在一次次的开门和关门间,爱上了夜店小姐。
爱?外星人说,这是我现在唯一无法理解的事情了。
你们没有爱吗?
“我们是集群生物,共用一个思维体。有时候我们是无数个体,有时候又成了单一生物——很难理解吗?其实这才是宇宙中最常见的生命形态,利于种族进化。但也因此,我们没有爱这个概念。说回来,你为什么会爱上她呢?
为什么?失眠先生也想过这个问题。每次遇到夜店小姐,都是在开门时看到她的脸在门后一点点拉开,或是关门时看到她的脸在门后一点点隐去。不化妆的时候,她的脸色其实有些苍白,藏在门后,像被水浸泡的莲花。他就这么爱上了她。
可是你并不了解她,是吗?她的身份,年龄,甚至连名字你都不知道。
失眠先生沉默。
我可以告诉你……夜店小姐开口,语气带着某种魅惑,凑近了失眠先生,气息幽幽地掠过他的脸颊,说,她的一切秘密我都知道——银行卡密码,工资多少,谈过几次恋爱,自慰频率,与多少人发生过关系……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全部告诉你。
失眠先生惊慌地退了一步,险些摔倒。不不不,他胡乱摆手,想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唾沫。
呵呵,身体比语言更诚实。夜店小姐轻笑起来,精致的五官在夜色中逐渐清晰,她开始脱衣,华贵的裙子从肩滑到腰再到脚。
你做什么?
你可以把我当成她。她说,现在,全无保留,随心所欲。你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
失眠先生开始喘气,很剧烈,仿佛肺里有一个风箱在呼啦啦运转。喘了很久,他终于抬起头,正视眼前的裸身女人,说了一个字。
不。

6
夜店小姐觉得哪里变化了,或者说,整个世界都变了。现在她能早上六点准时醒过来,精气十足,晚上十二点睡着,酣畅沉稳。
倒是以前相约去夜场的姐妹们联系少了。她打电话去问,每个人都很不解:凌晨到天亮的时间去哪儿了呢?
全世界的人都奇怪这一点。不止东半球,其他地方在黑夜时也陷入了沉寂,仿佛一个黑洞在这颗星球上游荡,走到哪里,吞噬哪里。
于是传言就起来了,有说空间错位的,有说是传染病的,也有人提到了外星人——最后这个猜测遭到了人们的耻笑,哪有外星人这么温吞吞地入侵地球的呐?
不过这些夜店小姐都没有怎么理会。不再夜夜笙歌,她的精神一天天好起来,有一天早上她化妆,发现不用抹腮红脸色都是红润的。她抚摸脸颊,长久地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每次都要用厚厚的化妆品才能遮住的憔悴,竟然消失了,似乎身体正在重新焕发着青春。她突然想起,自己其实才二十六岁。
成年以来第一次,她没有化妆就出门了。

7
失眠先生的生活也变化了。
他不再惶恐失眠,反而迫切地希望深夜快点儿到来,因为到了夜里,外星人会把夜店小姐送到他身边。
以后每一个夜晚,我都会陪着你。夜店小姐说。
他知道这其实是外星人说的话,但他拒绝不了这个诱惑——他能把赤裸的肉体推开,但当心上人说会一直在夜里陪伴,他便无法摇头。他在黑夜里煎熬太久。
他牵着夜店小姐的手,在黑暗的街道上行走。路灯全灭,一片幽深,但他不怕。有时候月亮升起,夜店小姐的脸在夜里幽幽发亮,他从侧面看过去,恍惚间又见到了她的脸在门后绽放又陨落。他会忘了夜店小姐的身体住了一个外星人,他怔怔地出神,他伸手去抚摸,但又不敢碰到她的脸。
那时,整个东半球的人都静止着。他们在黑暗中仿佛雕像,又像观众,失眠先生和夜店小姐行走在人群中间,轻声细语地聊天,讲很多故事。大多数时候是夜店小姐在说话,或者说,是外星人挖掘出了夜店小姐记忆里的秘密,讲给失眠先生听。
于是,他知道了她没有父母呵护的童年,在那些风声呼号的夜晚,她咬着被子熬过。他知道了她的男友将她抛弃,她一个人在走过漫长黑暗的道路回到学校。他知道了她对黑夜的深恶痛绝,因此她才流连夜场,在狂欢和宿醉中度过,也憔悴了身体。
现在好了,他对夜店小姐说,我来守卫你的夜晚。

8
夜店小姐突然觉得那个快递员挺不错的。
最初是签收完货物,快递员离开时突然说,你脸色好了很多,可是鼻子好像有点堵,天快凉了,有空涂一点葱白汁。
她心里一动。她一直有轻微的鼻窦炎,天气冷时非常难受。但他是怎么知道的?她纳闷着,还是去涂了葱白汁,果然鼻子通畅许多。于是,下次见到这个快递员时,她就和他多说了几句话。
一次下班回来,天有点冷,他们迎面碰上,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有一次在超市碰到,两人一起排队,边排队边聊天。快递员推荐了一部最近上映的电影,她原本不感兴趣,但路过电影院时脚不自觉地慢了下来,拐进去买了票。两个小时后,她哭得稀里哗啦地出来。
她的观影口味很怪,这部电影更加小众,刚好戳中她。快递员竟然也与自己有相同的口味,真难得。
真好,她心想,身体变好了,又遇到了有意思的人。生活像是突然对她露出了温柔的一面。

我要离开这颗星球了。
夜店小姐说出这句话时,失眠先生有点发愣,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是夜店小姐身体里的外星人要离开了。为什么呢?他问道,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里竟然充满了不舍。
我本来就是流浪者,在一颗又一颗星球间游历,探索未知才是种群生存下去的动力。侵略不是。我一直滞留,是想弄清你们所说的“爱”——原理上它只是一系列激素分泌交叉影响的结果,但实际复杂程度又远甚于此,我为之困惑,又着迷不已。但现在我弄清楚了,我看到了她爱上你的过程,我该离开了。
她爱……爱上我了?失眠先生喃喃自语。
外星人笑起来,所有周围的人都笑起来了。这些天你夜里跟她聊天,了解她的一切,白天碰见她,慢慢熟悉,这不就是爱的开始吗?
夜空中星辰闪烁,渺远浩瀚。被占取了身体的人们抬起头,长久地注视天空,轻声说,该启程去下一站了。

9
正如外星人悄无声息地来临,它的离开也无声无息。
十二点的时候,夜店小姐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等待那股凉意笼罩身体。但滴答滴答的钟表声响个不停,她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睁开眼睛,看到凌晨的夜幕。
人类消失的四分之一时间回来了。一切恢复如初,但似乎一切都不同了。
网上一片喧闹,微博用户在凌晨时达到顶峰,服务器差点崩溃。她扫了一眼,大都是欢欣鼓舞,满屏的感叹号。她感到一阵睡意,按下锁屏键,闭上眼睛。
叮……
微信响了。
她闭着眼睛,不想理会手机。但心里似乎有一只猫,在挠,一分钟后她伸出手,按亮了屏幕。
今晚有大场,很好玩。我来接你吧,夜场小公举?

10
失眠先生坐在院子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感觉有点冷。他紧了紧衣领。
他已经不适应这样空荡荡的夜晚。
这时,夜店小姐从门口走出来。路灯打在她脸上,在地上投出一个消瘦的剪影,他看到她脸上的脂粉,像是提前有大雪飘下覆盖在了她脸上。
失眠先生站起来,向她走去。外星人说过,爱已经萌发,爱需要争取。
嗨,晚上——他拘谨地想着措辞。
夜店小姐看到小区门口停着的车,连忙挥手,喊道,这里这里。她加快了脚步,与身边的男人错身而过。
失眠先生脚步踉跄了一下,继续向前,没有回头。
倒是夜店小姐走了几步,突然想起刚才这个男人似乎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她转过头,看着那人的背影,觉得有点儿熟悉。
她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每一幅的背景都是夜晚,自己的手被一个男人牵着,走过人影幢幢的街道……
怎么可能?她笑着摇头,转身走向小区门口的车。

阿缺
Oct 9, 2020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异变者

    在去公司的地铁上,我看到了一名新型变异者。 这大概是一个白领,中年,微胖,一脸漠然。他的后脖子长出了两排脊骨,竖着,很短,约五公分,像是凸出的肉翅。但显然,他变异成这...

    阿缺
  • 尾生

    尾生伫立在桥下,等待着她的到来。 他抬头一看,只见高高的石桥栏杆,已被爬上来的攀援植物遮盖了一半,桥上人来人往,人们的白色衣裳沐浴着灿烂的夕阳,风儿幽幽地吹拂着他们的...

    芥川龙之介
  • 我村

    香港仔是“我村”。“我村”的意思就是,在这一个小村里,走路就可以把所有的生活必需事务办完。 早上十点,先去银行。知道提款机在哪个角落,而且算得出要等多久。两三个月一次,你...

    龙应台

D2T © Copyright 2016-2020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