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大楼,所以我错不起!哪怕一厘米也不行!

2020.09.16 阅读 15 字数 2781 评论 0 喜欢 0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节选)  –   D2T

大学毕业生人才招聘会,日,内景,夏
招聘会现场大厅里,人山人海。大厅里一排排布置的都是各个用人单位的展位。每个展位的接待桌后面的隔板上,都在顶端位置醒目地贴着他们各自的单位名称,下面是介绍公司概况的图片和文字。

郑微挤在人群里,四下寻找着。

中建招聘展位前的队伍已经排了不少人。

郑微远远看见排在队末的陈孝正,他身边站着曾毓,两个人隔着一米的距离。一向娴静的曾毓激烈地向陈孝正表达着什么,表情恼怒而愤慨,她伸手朝陈孝正比画了一下。

陈孝正异常地平静。

曾毓尝试着把手放到陈孝正的肩上,嘴里依旧在说着什么。

陈孝正淡淡地回答了几个字,肩膀却不落痕迹地避开曾毓的手。他转身的时候,视线不经意地对上身后的郑微,于是露出了笑容,草草跟曾毓说了几句,就朝郑微走来。

郑微:你们在干吗?

陈孝正看了她一眼,用手敲了敲下巴。

陈孝正:我猜猜,玉面小飞龙吃醋了?

郑微(生气地):我才不会呢,懒得管你们!

陈孝正牵住她的手。

陈孝正:笨蛋,她也来中建应聘,正好碰见了。我跟她毕业实验分在一组,现在是准备阶段,有些问题的看法她跟我不一样,争辩几句罢了!别苦着脸,本来长得就不怎么样,生气就更丑了。

郑微:我不管,以后五十岁以下的雌性动物都给我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还有,你什么时候让我去见你妈?

陈孝正沉吟了一下。

陈孝正:等找完工作再决定好吗?

两个男人坐在展位前。

陈孝正把自己的简历递过去。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翻了翻陈孝正的简历,将它递给了身边的另外一个男子。

郑微赶紧把自己的简历也递过去。

男子:我们只招男生,不招女生。

郑微:不招就不招吧。

郑微看了一眼陈孝正,又看着工作人员。

郑微:他很不错是吧?

男子:是不错!怎么,他是你小男朋友?

郑微:是呀,我们都觉得他很好,看来我跟你看人的眼光很相似哦!

陈孝正都觉得有些汗颜,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男子:这倒也是。

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郑微,似乎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说法。

郑微:你们觉得他好,一般来说都想留住他是吧?听说大企业都担心人才流失,照我说,什么感情留人、报酬留人都不管用,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让人才“双职工”化,这样就稳定了哦,你说对不对?

男子:然后呢?

郑微:然后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和他成为你们的“双职工”,这样我们就能尽心尽力地为企业献出全部的青春和热血呀!

陈孝正觉得无奈,但还是忍不住笑了。

男子用手中的简历轻轻敲了敲桌子,也笑起来。

城市的林荫道上,日,外景,夏

陈孝正和郑微两个人骑着自行车。

陈孝正闷闷不乐的。郑微看了他两眼。

郑微:怎么从招聘会回来你一直闷闷不乐呀?

陈孝正:郑微,我一直没有实现我的一个承诺。你不是一直让我陪你去海洋馆吗,我现在就陪你去好不好?

郑微:啊?要二十块钱一张票啊,你带学生证了吗?

陈孝正:没带。

郑微:那算了,不看了不看了!

陈孝正:就是两百块钱我也要请你看!

海洋馆,日,内景,夏

海洋馆里的座位上,稀稀拉拉地坐着为数不多的观众。

郑微和陈孝正看着海豚表演,郑微看得异常入迷。

郑微看了一眼陈孝正。

郑微:我要能亲自摸一下海豚就好了!

陈孝正忽然站起来离开座位。

郑微诧异地望着他。

陈孝正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驯兽师的跟前,跟他低语了几句,然后伸手朝郑微的座位这边指过来。

驯兽师顺着陈孝正指的方向,朝郑微这边看。

郑微看见驯兽师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郑微欣喜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一路小跑着来到驯兽师的跟前。

驯兽师吹了声哨子。

一只海豚游到了池边,从水里浮起身来。

驯兽师:摸吧!

郑微激动地在池边蹲下来,伸手摸了摸海豚的头。

海底世界的玻璃窗前,日,内景,夏

郑微余兴未消。

郑微:阿正,你跟驯兽师说了什么,他答应让我摸海豚的?

陈孝正笑笑。

陈孝正:一个秘密!

陈孝正拉着郑微向前逛去。

建筑学院女生宿舍水房,日,内景,夏

水房里,郑微和阮莞在洗头。

黎维娟一脸是汗地跑进来。

黎维娟:郑微,出大事了!我听说了一个恐怖的消息……

郑微抬起脖子,用毛巾擦拭头发。

郑微:切,你哪天没有劲爆的八卦传闻呀?

黎维娟:我说你呀,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我刚才在学生会得到的可靠消息,全校仅有的两个公派留学名额你们家陈孝正就占了其中一个,听说去的是美国,签证都下来了!他可真有出息,这么大的事瞒得密不透风,你这傻瓜还蒙在鼓里吧?

郑微愣在那里,扑哧一声笑了。

郑微:你真是小喇叭,他都去中建应聘过了!

黎维娟急了,指着郑微的鼻子。

黎维娟:你真是二五眼,这事儿能开玩笑吗?这消息全系都传遍了!你真是风暴中心,全世界都知道了,就你一人不知道!

郑微:谁胡说的?我是他女朋友,他的事儿我还不知道?

黎维娟顿足。

黎维娟:好好好!算我放屁!

黎维娟转身就走。

郑微愣了一下,忽然拔腿就跑。

阮莞:郑微!等一下!

建筑学院男生宿舍水房,日,内景,夏

陈孝正正在洗衣服。

郑微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喘着气,走到他跟前。

陈孝正猛一回头,有一丝惊讶,但很快平缓如常。

陈孝正:你怎么湿着头就来了?

郑微笑着。

郑微:我忽然想来看看你。你知道吗?刚才我从黎维娟那儿听说了一个笑话,她居然说你就要出国了,而且又是美国!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陈孝正静了静,扔下手里的衣服,回身抓住郑微的手。

陈孝正:郑微,你先跟我来,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郑微:不用了,在这儿说挺好的!

陈孝正站定,松开她的手。

陈孝正深呼吸。

陈孝正:郑微,对不起!

郑微:为什么要对不起?你是不是又做坏事儿了?

陈孝正: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中建是我的备份选择之一,我没想到签证下来得那么快。

郑微(茫然地):这么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陈孝正:我想了很久,但总是找不到一个办法,能让你不那么伤心。

郑微:我不伤心?你瞒着我,直到再也瞒不过去了才承认,这样我就不会伤心?陈孝正,这是什么逻辑?

陈孝正:我说过,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大楼,所以我错不起!郑微,哪怕一厘米也不行!

郑微:所以你现在才幡然醒悟,及时纠正你那一厘米的误差?公派留学,我喜欢的人果然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只是我不明白,你的前途跟我必定是不能共存的吗?即使你一早向我坦白,我也未必会阻挠你。是不是因为你的蓝图里从来就没有我?

陈孝正不说话,郑微吃力地推搡着他。

郑微(声嘶力竭地):解释!你可以解释!阿正,我要你的解释!(变成哀求)给我个解释,说什么都行,就说你是迫不得已,或者说你是为了我好,说什么我都接受。

陈孝正握住郑微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陈孝正:郑微,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人首先要爱自己,我没有办法一无所有地爱你。

郑微:所以你要爱回你自己。

陈孝正:可能说出来你永远不会理解,我习惯了贫贱,但是没有办法让我喜欢的女孩子忍受贫贱。

郑微:你就认定了跟我在一起必定会贫贱?为什么你连问都没有问过我?也许我愿意跟你吃苦!

陈孝正情绪激动。

陈孝正:但是我不愿意!

郑微:海洋馆是你给我的分手礼物对吗?

陈孝正忽然哭了。

郑微笑了。

郑微: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为我哭,真是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可是该哭的是我!

郑微转身离开。

本文摘自李樯新书《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改编自辛夷坞同名小说

李樯
Sep 16, 2020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我不喜欢猫。 我的祖父有一只大黑猫,这只猫很老了,老的懒得动,整天在屋里趴着。 从这只老猫我知道猫的一些习性: 猫念经。猫不知道为什么整天“念经”,整天乌鲁乌鲁不停。这...

    汪曾祺
  • 旅游证件

    常笑道:“你欲想知道商业社会对你真正评价,请往某国领事馆申请旅游证件。” 真是令人气馁的一件事。 独身适龄女性,任自由职业,无铺保,真不用想顺利取得派司。 有关人员下意...

    亦舒
  • 夏日往事

    一  周五晚高峰,我堵在了内环路上,动弹不得。四月末的这座海边城市,已经开始燥热起来。在五分钟过后,我左边的车主已然失去了耐性,不停摁着喇叭,试图通过声波震动把前面...

    曾鲁浩

D2T © Copyright 2016-2020

d2t.bksee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