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惨,我妈那一辈流行那种扁平的头型,我小时候我妈专门让我睡那种很硬的枕头,把我后脑勺睡的一马平川。现在看别的小姑娘,头圆圆的很可爱,而我,扎丸子头像墓碑上立的包子,扎双马尾像土墙上伸出来的水管。

真的很惨,我妈那一辈流行那种扁平的头型,我小时候我妈专门让我睡那种很硬的枕头,把我后脑勺睡的一马平川。现在看别的小姑娘,头圆圆的很可爱,而我,扎丸子头像墓碑上立的包子,扎双马尾像土墙上伸出来的水管。

August 2, 2022 阅读 15 喜欢 0
真的很惨,我妈那一辈流行那种扁平的头型,我小时候我妈专门让我睡那种很硬的枕头,把我后脑勺睡的一马平川。现在看别的小姑娘,头圆圆的很可爱,而我,扎丸子头像墓碑上立的包子,扎双马尾像土墙上伸出来的水管。

真的很惨,我妈那一辈流行那种扁平的头型,我小时候我妈专门让我睡那种很硬的枕头,把我后脑勺睡的一马平川。现在看别的小姑娘,头圆圆的很可爱,而我,扎丸子头像墓碑上立的包子,扎双马尾像土墙上伸出来的水管。

D2T © Copyright 2016-2022

d2t.bkseeker.com